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鐵口直斷



        -------- 晚上九點五十分。---------

        「錯了。」冷冷的聲音說著。

        「啊?」一個穿著陳舊簡便的男子抬頭推了推眼鏡,不解地睜大眼睛。男子旁邊一張布條寫著:羅漢轉世,鐵口直斷,廖半仙。

        「我想你恐怕也沒算到自己今天的命運吧?」冷冷聲音的主人,穿戴著皮革手套抽出鋒利的金屬物,在日光燈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廖半仙忽然被這強烈的反光直逼著眨了下眼睛,當他下一刻看清楚那直指自己的鋒利刀鋒,整個背脊毛涼了起來。

        「等⋯⋯等一下,先生,我⋯⋯我再算一次⋯⋯?」廖半仙一個踉蹌向後閃躲半步,臉上的眼鏡滑落摔在地上。

        手起,刀落。

        廖半仙臥躺在鮮紅色的液體之中,雙眼未闔,嘴角仍然微微地打顫。

        腳步聲漸漸遠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