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四 ) - 最後的鐘聲



三十四、最後的鐘聲

  「議員先生,現場起碼有十幾支槍對準你,若你以為這樣還能逃出去就太傻了,放下槍自首還有可能從輕量刑。」我對他叫道。

  「你這小鬼,憑什麼跟我說話?反正我已是失去一切的人了,地位、財富全敗在你們手裡,逃不逃得出去就賭賭看呀。」

  眼見情況危急,回頭一看,王幹探居然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這時,勞德康拖著星亞往校門口退去,大夥都閉氣凝神,不敢妄動。

  他眼看就快要逃出去了,低著頭對星亞說:

  「妳姐的死確實是我害的,沒想到連她妹妹也將要死在我手上,這難道是妳們的宿命嗎?」

  「你會遭報應的!」

  「我才不信報應這回事呢,這個世界只存在弱肉強食和適者生存兩個定律。看看妳現在的處境吧,誰才真正有報應?」

  就在這一瞬間,星亞猛烈掙扎,轉身跟他互搶手上的槍。眾警員立刻圍了上去,準備隨時行動。我見機不可失,一個箭步向他們那方向躍身而去。

  勞德康見我撲了過來,立即把槍對準我,這時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智傑!」在我看到槍管噴出強烈的閃光前,柳月美驚叫著我的名字。

  伴隨著巨大的爆炸聲,我的側腹部感受到強烈的衝擊,讓我整個人左偏飛了出去。

  我並沒有中彈。

  從右邊把我撞開的是劉帥德,半身還懸在空中的我清楚地看到那一幕:他的後背穿出一個破洞,鮮血像泉水般從那向後噴灑出來。

  「帥…帥德!」星亞失聲地慘叫。

  我落地滾了兩圈,還未爬起又聽到一聲巨響傳出,看不出誰中彈了。

  「碰!」就在他倆爭槍時槍口掃過腹部,又一聲巨響。

  「星亞!」我流著汗大叫,鮮紅的血液從她的腹部噴灑出來,我見到這光景,頓時腦筋一片空白。

  她全身無力,抓著勞德康的衣角慢慢滑落下來,倒在地上。

  「她…該死的!」勞德康低頭暗罵。

  「議員先生,你已經無路可逃,請立即棄械投降別一錯再錯了。」一名警員對空鳴槍說道。

  然而他並沒有反應,雙目呆滯動也不動,所有警員抓著手中的槍提高警覺。

  突然也不知道他想瞄準誰,槍口舉起胡亂一比,頓時如鞭炮般連續的爆破聲和強光在瞬間包圍了他,紅色的液體像糖漿般灑了滿地,子彈齊發不停地向勞德康身上招呼,不一會兒,一沱看不出人形的肉塊,慢慢地倒了下去。

  我飛奔到星亞身旁,把她扶起,這時還有一點氣息:

  「小…小唐,快看看…看帥德怎麼樣了…。」

  柳月美扶起雙腿無力的劉帥德走來,子彈打穿衣服由他腋下擦過並沒有造成重傷。他按著腋窩下仍泊泊地流血的傷口,面色很是著急地看著躺在草地上的星亞。

  發現他並無大礙,星亞放心地說:

  「我終於…報了姐姐的仇了。」

  我流著淚點頭,嘴巴卻哽咽地說不出話來。

  一名警員將我推開,對她施以急救措施,救護車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星亞用沾滿血的手指,擦拭著我的淚水說:

  「不要哭,我…我很抱歉曾經利用過你…,你知道我…真的也不願…意這麼…。你能…能原諒我嗎,小唐?」

  鮮血從星亞的嘴角流出,我阻止她再繼續說話:

  「醫生馬上就來了,安靜別動。」

  「我…我送給你的那…那副象棋呢?你…你有…有沒有帶…著?」

  「有…有有,妳看,在這呢。」我拿出那副深藍色的口袋象棋,不敢告訴她裡面的棋子已少了五、六顆。

  那天和陳皓天喝醉的晚上,後悔自己一時衝動的我後來一個人在竹林裡找了半個晚上也沒法子全部找齊。

  「太…太好了,你還帶著…,那你…你會原諒我吧…?還有帥德…,原諒我這輩子沒…沒有機會接…受你們對我的感情,你們真的對我很好、很…好,和你們一起是我最快…樂的回憶,也…也許來生還有機會,希望我們三人…能再聚在一起,永不分開…。」

  連咳了幾聲,我知道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對談,決定讓她講完她想說的最後幾句話。

  「答應我,帥德、小唐…,咳!希望你們能再像以前一樣,成為最好的朋友,不要因為我而…。答…答應…我…我…。」

  「放心,我們一定會的。」帥德說完已泣不成聲。

  星亞的手從我臉上滑落,雙眼闔上。醫生趕到做急救和檢查,最後也只能搖搖頭。我緊抱著她還暖暖的身軀傷心欲絕,不願接受這事實。柳月美倚著我,和我一起難過地流淚。

  也許王幹探醒來了,此時背後傳來他的吼叫聲:

  「他媽的!敢揍我?來人呀,把勞德康給我抓起來!」

  「我的槍咧?咦…?勞德康已經死囉?可惡,趁我不注意時偷偷死掉。」

  帥德回頭怒視無能的王幹探,要不是他的閃失,星亞也不會就這樣離開人世。

  他拍拍身上灰塵向我們走來:

  「咦?邱小姐怎麼倒在地上?哇…血流這麼多…。」

  帥德用盡最後一口氣站起來給他右臉頰一拳,開口罵道:

  「混蛋!虧你還是堂堂一個探長,居然連四十多歲的老頭都擺不平!星亞會死,這全都是你的錯!」

  王幹探吃驚地撫摸臉頰,一會兒轉為憤怒叫著:

  「喂!瘋了你這個臭小子,這可是襲警罪,我可以一氣之下請你吃牢飯…。」

  沒有人在乎他暴跳如雷的吼叫。

  我環顧四周的人群,記者們高談闊論、興奮自己得手事件始末的報導和最血腥的鏡頭,柳校長則和主任們研討如何讓學校和此事撇清關係並發表相關聲明,周學長則早已黯然離去,柳月美和我對這些人麻木不仁的行為感到憤恨。

  這時她陪我走到痛哭流涕的劉帥德面前說:

  「謝謝你救了我。還是像以前一樣…,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吧?」

  我伸出期盼友誼回應的手,但他相應不理。

  「小唐,你知道我當時為了什麼而代替你挨了這一槍嗎?」他抹去眼淚沉痛地說:「因為我不願你為星亞而死,我和她都不想欠你這個人情。真正能為她犧牲的只有我一個而已,為了保護她,這條命沒了對我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們兩個誰對她的感情最深、她對誰比較重要,現在你都該看明白了吧?」

  他掙扎地站起來,我想幫忙但他不肯接受。

  「不用你來。就像憀先前所說的,你天真的以為怎麼對待朋友,朋友就會怎麼待你。告訴你,感情這種事是不可能扯平的。你總是想著不甘心自己吃虧、自己被欺騙,滿腦子都是替自己盤算著,從沒想過為朋友多犧牲一點而不求回報。如果真的愛一個人,不管她對你做了什麼都無怨無悔,因為愛就是包容對方的一切,我對星亞就是這樣!即使我也曾懷疑過她,但我仍會拼死保護她的,你明白嗎?

  至少你還有她生前送你的紀念品-那副象棋。而我呢,真的是什麼都沒了…。

  今天這樣的收場全是你自私的結果,因為這個理由,我絕無法原諒你。

  雖然星亞希望我們能回復以往那般,但已經破碎的東西即使再沾黏起來還是有裂痕。我做不到,只能辜負她的期望了。唐智傑,你滾吧,我這輩子再也不想看到你,看到你只會讓我心又再一次劇痛…。」

  他揚起拳頭,但又無力地垂下…。

  劉帥德蹲在星亞身旁,摸著她的臉頰和散亂的頭髮然後轉身離去,我心中感到陣陣淒涼,看來這次君子間的愛情競賽很明顯是我輸了,而且從一開始就註定我失敗的命運,因為他的愛是那麼濃烈沉重的…。我不禁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永別了,帥德,我的朋友。

  永別了,我最愛的星亞。

  永別了,這所曾帶給希望和歡樂的學校…。

  這時,鐘樓的鐘聲響起,為喪奪六條人命的兇案畫下了尾聲,而一年前,鐘樓被人誤以為自殺的學姐,她的冤屈也在這聲鐘響得以平復。我感覺自己的身影越來越渺小,越拉越遠,而星亞純真的笑容,卻像白雲般長存於天際之中…,在我看得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