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3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二 ) - 龜裂的人生



三十二、龜裂的人生

  王幹探上前來說:

  「邱星亞同學,我現在必須以殺人罪嫌將妳逮捕歸案,請別做無謂的抵抗。」

  原來警察早埋伏在這,就等她親口認罪然後要圍捕她。但…為什麼他們會知道?

  「唐智傑!你這個該死的王八蛋!偽君子…。」帥德憤怒地揮舞拳頭,但馬上被警員制服。

  「小唐,你…,我是那麼相信你,居然…!」星亞難以置信地推開我。

  「不!我沒有告訴警察,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邱小姐,小兄弟他的確沒有出賣妳,而是另有他人。」王幹探剛開口時,周大楊從他身後走出來。

  「學長!你…。」我叫道。

  「抱歉,只有讓真兇伏法才能使我老爸免除被起訴的噩運,我說過他是我眼中最優秀的父親,為了救他我願意做任何事。只是我也沒料到真相會是這樣…。」

  王幹探叼根萬寶露聳聳肩說:

  「前天周大楊跑來警署告訴我說:你似乎知道這案子另有內情卻刻意隱瞞。所以我們就日夜不停地派人監視你的活動和電話通訊,當你約這小姑娘來到這空地,我們也隨即佈下天羅地網,等待真兇俯首認罪。」

  幾名警員拿著手銬要帶走星亞,勞議員則在所有記者面前吶喊著:

  「看吧,真兇終於落網了,事實證明我死去的兒子是無辜、是被人誣陷的。」

  看來這些記者是他找來的,企圖要挽回自己在政壇上的聲望。

  「大家看呀,這個人面獸心的女孩才是殺人魔的真面目!我們勞氏家族都是清白高尚的人,只知道如何替民眾著想,絕不會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

  星亞聽見勞德康這麼說,憤怒地掙開警員,衝下記者面前大喊:

  「你們錯了,全都錯了!」

  警員們衝上前想壓制她,然而她不肯停止。

  「你們錯了,真正的殺人狂兇其實就是這位自稱清白的議員!」

  「妳…妳害死我唯一的兒子竟還滿口胡言,毫無悔意…。我要告妳毀謗、我要妳替那些無辜的犧牲者償命!」

  「我才沒有殺你兒子!」星亞對著所有人叫喊著:「大家聽著,其實擺在你們眼前的並不是一件連續謀殺案,而是兩件!一年前的女學生自殺事件根本是個幌子,我姐是被謀殺的!」

  「啊!?」四周頓時發出眾人訝異的聲音,包括我和帥德。

  「鬼扯!警官,還不把她押走?」勞議員開始怒吼。

  王幹探走向他叫道:

  「喂,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指揮了?」他說:「說下去,邱小妹妹。」

  王幹探比手勢叫星亞周圍的警員先放開她。

  在眾人沉靜的目光注視下,她以手指整理散亂的頭髮,平緩了情緒開始敘述著:

  「一年前,我姐和勞柏原不但發生肉體關係,事實上,姐姐當時已懷了四個月的身孕,面對日益增大的肚子,姐姐不得已只好求助於勞氏家族。

  記得前一天晚上,她還告訴我說:『星亞,妳放心吧。勞柏原是真的很愛我,他更不會棄自己親生的骨肉不顧。明天他父親會來學校解決我的困難,他是有名望的政治家,一定會妥善安排負責到底的。』

  看著姐姐幸福的笑容,我也為她找到能託付一生的對象而高興。然而沒想到…萬萬沒想到隔日就傳來姐姐跳樓自殺的消息!

  你這喪心病狂的畜牲,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殺死了我姐姐!」

  「妳…妳別胡說喲!我…我要…要告妳嚴重毀謗!」勞德康聲音變得顫抖。

  「我沒有胡說,你讓我姐姐死於非命後,偽裝成自殺,接著又收買現場調查的警員並用錢封住學校老師的口,讓這事的真相永無翻身的一天。那位被收買的警官,就是現在的周警佐,這也就是為什麼他能在一年前,由現場記錄的小警員被你提拔升為警佐的原因。

  聽說姐姐居然是為了課業壓力自殺的我,覺得事有蹊蹺而要求警察詳細調查,然而因周警佐的阻擾下硬生生地被拒絕了。對事情略知一﹑二的導師│梅蘭芝,也因貪財而收賄於你,變得完全不動聲色。求助無門下,我只好決定自己來。

  法律真是公正的嗎?在法理管轄之外,仍有許多惡行不斷地發生,有時候,報應必須以另一種形態出現。」

  星亞怨恨的眼神完全判若兩人,感覺就好像她四周燃燒熊熊熾燄般有著一股¡熱氣。她以低沉的聲音說著:

  「我發誓要報仇,讓這些無情無義的父子倍嚐我們姐妹所受的苦。然而我並不打算殺你,當初你為了前途而犧牲我姐姐,那我就要毀了你的政治前途,並且讓你嚐嚐失去唯一親人之痛的滋味,要你受眾人唾棄再也抬不起頭。

  不過我好像估計錯了,你對自己兒子的死並沒什麼感覺…。

  至於梅老師死有餘辜,身為肚子裝滿四書五經的教育者,竟然只因為錢財就遮掩良心隱瞞姐姐死亡的真相!

  雖然春麗並沒有直接的牽扯,但這蕩婦淫娃死不足惜,做陪葬剛好。

  最後勞柏原這負心漢自然不能放過。」

  聽完,王幹探摸摸鼻子在吐吶雲霧間說:

  「恐怖的女孩。為了復仇已將靈魂出賣而失去理智呢。」

  「恐怖?那種利慾薰心的人才更可怕!」

  星亞怒視著勞德康。議員先生則提高音量,企圖掩飾自己的恐懼:

  「胡說,指控我殺人,妳有證據嗎?妳姐死時有留下親筆的遺書,這就是她自殺最好的證明!」

  「有留下親筆遺書就是自殺?那你兒子的死呢?」星亞發出微微的笑聲。

  「難不成真有密室殺人的詭計?」王幹探說。

  「密室殺人?你們真的那麼認為嗎?其實密室殺人一開始就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