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8日 星期二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 ) - 魔術戲法



三十、魔術戲法

  「由於晚自習禁止私人計時器,所以我們一切的時間都是根據學校每小時一次的鐘聲來判斷。也就是包括五點的第一響算來,第六響鐘聲就是十點,也就是全校學生自習結束的鐘聲。

  但事實上那天,妳不知不覺就讓我們在九點時,聽到第六響的鐘聲,也就是大家都認為十點的時候,實際上只有九點,就在大夥全然無所覺的情況下,自習比平常早了一小時結束。

  自習解散後,妳殺沒奶子的機會也就形成了。」

  「別開玩笑,鐘聲怎麼可能聽錯…。全校幾百名學生都幻聽了不成?」帥德一臉不屑。

  「可以的,只要用這個就能輕易辦到,而且還能神不知鬼不覺地。」說著,我從口袋裡掏出昨晚在訓導處得來的錄音帶。

  當星亞看到這卷錄音帶時,臉上的神色頓時崩潰。

  「妳果然還認得這卷錄音帶吧?」

  「不…,我不知道…。那是什麼…?」看得出星亞正盡力掩藏自己不安的神色。

  「認不得了?這卷就是妳拿來錄製學校鐘聲的錄音帶呀。」我說:「每天下午四點下課後,妳都會跑一趟訓導處,所以有機會把這卷錄音帶放在廣播器上播放。

  學校的廣播設備有個特性,就是當校方在宣佈重要通知時,如果剛好遇到鐘響,機器內的電腦會自動將鐘聲消音,以方便校方廣播而不打斷或干擾宣佈的內容。

  就這樣,電腦誤以為妳所播放的這卷錄音帶是學校所要宣佈的通知,於是自動將原本每小時該敲的鐘聲消音,而我們所聽到的,全是妳預錄好的鐘聲。

  這卷錄音帶只有五十分鐘,妳錄下一聲鐘響後,將其它部份保持近五十分的空白,再配上播放機的自動回帶功能重覆播放,這樣我們每五十分鐘就會聽到一聲鐘響,而不是原來的每小時一響。

  如此原本五點該響的鐘聲變成四點五十分就打了,而六點的鐘聲則變成出現在五點四十分。以此類推,這樣我們每小時就被妳偷走十分鐘,打第六次鐘響時就整整早了一小時,妳就是這樣偷天換日,把九點變成了十點。

  一般人對每小時少了十分鐘根本不會注意,妳就利用這盲點完成了自己的不在場證明。

  那晚自習我還以為自己讀書太專心,所以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結果原來是這樣子。如此也剛好能說明板狼偷改成績為何會被逮了,當他以為八點而去現場埋伏,其實只有七點二十分,沒奶子還並沒有下班的打算。

  而大家以為十點後不久的大停電和教官室竊案其實也是九點過後不久發生的。

  其實妳闖入教官室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燒掉保險絲,造成全校大停電。而教官室所失竊的物品不過是妳的障眼法,好讓他人以為這只不過是件普通的竊案。

  正常情況下,學校在晚自習結束後就不會再有鐘聲了,但是若讓廣播器繼續播放這卷錄音帶,由於自動回帶的關係,不久我們就會聽到第七﹑甚至第八響鐘聲,到時偽造鐘聲的詭計將會不攻自破。這時訓導處早已上鎖,妳又不能闖進去取回錄音帶,因為訓導處沒值錢的東西可偷,無故闖入只會讓人起疑,說不定因此讓人聯想到播音器的秘密。

  所以妳甘脆闖進教官室造成斷電,使廣播器自動關機,當然錄音帶也就不會再播放下去了,即使後來恢復電力,廣播器也不會動作。別人萬萬想不到,偷竊教官室的目的居然是為了遠在另一端的訓導處。

  這個詭計之所以能成功的最大關鍵在於:圖書館和教職員辦公室的擴音系統各是獨立的,所以老師們根本不會聽到鐘聲。而到了晚上,教職員辦公室也是學生禁止進入的地方,時間觀念被誤導的學生們也不會有機會發覺辦公室的時鐘和他們所以為的時間有差距。當然,圖謀不軌的陳皓天是唯一的例外。

  由於無法取回錄音帶,所以妳不免擔心落入訓導處人員手裡,成為不利的把柄,所以只好做個賭注。由於這卷錄音帶有近五十分的空白,而妳又是在鐘聲剛播後不久將它關機,所以就算有人撿到後放出來聽,起碼也要聽個四十多分鐘空白才能聽到妳錄的鐘聲,相信沒人會無聊到聽半小時以上的空白帶吧?

  果然,妳賭贏了,訓導處的一位小姐拿到後,聽個十來分鐘就以為這是卷空白帶,差點將它處理掉,幸好在他們動手處理前被我拿到,否則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這卷錄音帶的秘密。」

  講完這些,星亞已疲倦地失去抵抗的意志。我認為剩下的都不重要了,也不想多說,但是劉帥德卻仍不死心的想反駁:

  「哼!說的是很有道理,拿卷破錄音帶誰知道那裡面錄了些什麼呀?說人家用假鐘聲掩人耳目,拿出證據來呀。我絕不相信星亞她會做這種事的,那卷錄音帶你就放出來證明你說的是實話呀!」

  拿出證據?當然不能把錄音帶放出來給她聽了,放出來裡面全是空中英語,豈不笑掉人家大牙?可惡的訓導處小姐,害得我得另找證據了。

也許看出我的猶豫,他笑著說:

  「我就知道,沒輒了吧?你這個偽君子如果無法證明你前面所說的,我不但要你跪下來跟她道歉,而且這輩子永遠別再出現在我們面前,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