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8日 星期六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五 ) - 推動輪迴的手



二十五、推動輪迴的手

  「香腸!外找喲!」受我委託的學姐幫忙通報。

  「黎雅芸,叫妳別在外人面前亂呼我綽號的!」

  「兇啥?香腸最不衛生了,臭臭…。!」看到學長受到一群女同學的嘲弄,想必兇案內情爆發也讓他面子掛不住。

  「真是…。」

  周大楊學長低頭有點抱怨地走出,但當他看到我時,不免驚訝:

  「啊?是你?」

  我上前打了招呼,表明自己的心意。

  「聽說學長您得離開這所學校了。」

  「呵,沒想到還有人會關心。」

  他顯得有點自怨自艾,走著,我倆來到了鐘樓。學長帶我到樓頂上,也許他想在離開這所校園前再瞭望這裡美麗的風光。我想自己能夠明白他的感覺。

  「當初老爸要我幫忙作偽證,我就警告過他可能會有今天的下場。但是他卻只想拍議員的馬屁,而不聽我的勸告。唉,誰叫他是我老爸呢。」

  我對他的哀鳴感到不平,一切都是勞氏父子搞出來的。

  「其實從小我們的家境就不好,老爸本來只是個記錄現場的小警員,正是一輩子升遷無望的那型,要不是勞議員一年前提拔他,讓他幹到警佐,否則哪有錢撐起整個家和支付我私立學校的學費。」

  「就因為這樣,你父親才對他百一百順囉?」

  「嗯,從小沒唸什麼書的他也是為家人著想,原本他也將全部的希望寄託在我身上,望子成龍希望我能憑自己的本事在警界佔有一席天地。儘管拿的錢不夠乾淨,但為了讓我能順利求學,所冒的風險他絲毫未引以為意,結果雖然是兩頭空…。不過也許在你們眼中,他不是個好警察,但在我心底,卻是個最稱職的父親!我希望你能明白這點,並原諒他的所作所為。」

  我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什麼。只知道現實真是殘酷的,我想起院長曾說:

  『每個人的做為背後都有他的道理和成因所在,你必須學會瞭解這點…。』

  是的,沒有人天生註定就是惡人,即使在他令人可憎的行為下,也有許多驅使他人格扭曲的成因,這些往往是現實的外力下所擠壓而成。談到行為背後的因素,我不禁無法接受勞柏原會為了小小成績問題就引起殺念,這其中必有更深的牽扯在裡頭,一定是有某種背景因素的…。

  「其實柏原那小子本來不是這樣的人,說他殺了兩個人,我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

  周學長與我心有戚戚焉,曾跟勞柏原同學過一年的他該比我更了解背後的故事,我靜聽他述說勞柏原不為人知的一面。

  「其實去年他的功課並不差,人也不是那麼荒誕。」他說。

  「那怎麼會留級呢?」

  「說來話長,應該是感情問題吧?去年他曾真心愛上和我們同班的一個女學生,當時對他們兩人的結合,大夥全都一致看好,一個郎才、一個女貌。再也沒有比他們更恩愛的夫妻檔了。」

  真不可思議,一直以為勞柏原只是個花花公子的我,沒想到他也曾有一段真愛。

  「然而,他失去了那位心愛的女友後,個性就開始變得憂鬱、自暴自棄,拒絕與任何人接觸。連曾是他最要好的朋友的我都無法再跟他交談。」

  「怎麼發生的?那學姐甩了他?」

  這意外的發展吸引住我,每個人都有其內心世界,而我現在正深入一位辭世的殺人兇手內心的陰影處,令我感到股莫名的興奮,也許能解開始終困擾我:關於他犯下這些惡行的真正原因。

  「不,那女學生過世了。」學長嘆了口氣。

  「咦!?死了?」我叫道。

  「就是去年因課業壓力從我們現在站的地點跳樓自殺的那位學姐呀,你不知道嗎?」

  我睜大著眼搖頭,太令人訝異了。

  這時我有一種感覺,似乎背後有個無名的力量,推動著生命的輪迴。這意外的連接點讓故事情節峰迴路轉,卻又好像早就安排好似的…。

  「那位女學生去年在學校很有名氣,成績表現優異,從沒人想過她會因課業壓力走上絕路。那個女孩的笑容像陽光一樣溫暖,在她周圍的人都會不自覺被她那開朗又帶倔強的個性感染,大家都喜歡叫她『陽光美少女小邱』,不知道你曾經聽說過她的事蹟沒?她倔強不服輸的個性以前還和柳校長嗆過,轟動一時呢。現在回想起來還很佩服她的勇氣,當時她……。」

  嚇!我頓時張口結舌,整個呆住了。聽完他敘述的往事,我似乎透視出這兇殺悲劇後所隱藏的真正動機以及促使它成形的背景,所有瑣碎的事開始連成一線…。

  「等等,學長。那位學姐自殺後,她有沒有家人來學校?」

  「唉…她是個沒有父母的孤兒,即使如此卻還活得堅強地令人佩服。」學長看出我不尋常的表情便問:「喂,學弟。你怎麼啦?」

  --學姐是孤兒…。所以她死後一了百了,也不會有家人懷疑和過問…。--我心想。

  「我想我知道這件兇案背後也許還存在的另一個真相…。」我自言自語道。

  「啊?真相?」

  這時才猛然發現自己太魯莽了,剛剛脫口而出的話有無比的危險性。況且,還有許多疑點我還未解決…。

  「我懷疑這件凶殺案早在一年前就策劃好,兇手不過是照著劇本付諸實行罷了。」

  「一年前?」

  「沒錯,就在學姐跳樓的剎那,這首殺人奪魂曲便譜好音符,一直等待演奏的機會…。」

  「那你是說…,兇手另有其人…?」

  我搖搖頭不答腔,手邊還必須有更多的資料才行,事件的全貌已在眼前不遠處。

  「快!陪我到山下的縣立圖書館,我要找一年前的剪報!」

  「等等,我還有課要上…,你這是要幹嘛…?」

  學長他露出跟王幹探一樣的表情,一臉茫然,我只好催促說:

  「別磨菇了!我要知道,一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