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2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八 ) - 空中英語教室



二十八、空中英語教室

  再度溜回到學校,我整理一下所得的線索,直奔訓導處。

  如果我所推論的手法沒錯,在那裡一定會留下些證據。

  這個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半,學生都群聚在圖書館的自修室內。校園寂靜無人倒給了我不少方便,這時候老師們也是準備下班,一樓的行政中心已沒有幾個人影。

  到了訓導處,我看見只剩下一位辦公小姐正收拾著手提包,直接問她:

  「請問在兩個星期前,這裡有沒有撿到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小姐一臉迷惑。天呀!我恨死這種表情了,跟王幹探在一起,我就受夠他那左一茫然,右一茫然的鳥樣。

  「就是…就是學校發現有老師遇害的早上那天。例如,來路不明的錄音帶?或…。」

  「你問這些幹嘛?這個時間你怎麼不去圖書館自習?」

  被她這麼一問,我傻住了,但馬上又撒個謊:

  「我之前來訓導處時弄丟了一卷錄音帶,裡面錄的是我明天生物課要報告的內容,這關係到我學期末的成績耶,這科已經快被當了我…,現在非找回來不可。我記得是掉在這裡沒錯,拜託美麗的姐姐您行行好,救救我這在生死關頭徘徊的學子吧,求求妳…。」

  應該去當演員的我展現出精湛的演技,緊張、絕望的眼波攻勢軟化了她。

  「這樣喔~,我找找…。」

  好險她沒察覺我已不是本校的學生,果然帶了舊制服來應急是正確的。

  過一會兒,那位小姐拿出卷錄音帶說:

  「應該是這個吧?這一卷錄音帶前兩個禮拜出現在訓導處,我上班時看到,當時還擺在播音器旁的錄放音機器中,奇怪,就算你不小心弄丟也不會放在裡面吧?」

  我一把搶來,直說:

  「對,就是這卷!妳聽過沒?」

  「當時不知道是誰的,上面也沒註明,所以我就放來聽聽,結果聽了幾十分鐘,根本是空白帶嘛,什麼都沒有!你不是說有錄什麼報告嗎?」

  「空白帶?那妳後來…?」我不安地問,希望自己的預感是錯的。

  「後來我把它洗掉啦,拿來錄我自己每天早上要聽的空中英語教室廣播。」

  「啊…!被妳洗了…!?」

  「叫那麼大聲幹嘛!自己東西不保管好,而且裡面還是空白帶,你能怪誰呀?」

  慘了,我的推論無法證實,只好拿著錄音帶離去。小姐這時又在背後唸著:

  「你那卷空白帶很爛耶,一般空白帶都有六十分鐘的長度,你那只有五十分鐘,害我錄空中英語教學兩節課都錄不完整。唉,幫你找東西也不說聲謝謝就走了…,被當掉活該。」

  「咦?」這次並非沒有收獲,我找到了支持我推論的新證據。

  就這樣,信心重新燃起,我對自己的推論已經有絕對的把握。

  這卷錄音帶使得部分的疑問獲得解答,整個事件背後所隱藏的事實我已看出十之八九,果然跟我原先設想的一樣,這次悲劇發生的動機和成績是毫無相關,那純粹是使勞柏原成為兇手的合理化手法。雖然還有密室之謎尚未解決,不過它背後所隱藏的第二層意義我也看穿,就是拖延屍體被發現的時間。屍體發現得越晚,越難正確估計死亡時間,如果我猜得沒錯,勞柏原的死其實是在春麗之前,兇手早佈置好由他承擔一切的假象,接著才對春麗施加毒手。

  我心想:那位過世的學姐如天上有知,對接連發生的這些悲劇不知會有什麼想法…?

  看透一切後,赫然發現自己在這恐怖事件所扮演的角色,原來我也是顆棋子。

  我並非警方人員,可以不用揭開這一切,也沒這個義務。

  雖然對梅蘭芝和春麗兩人的死我還不清楚,還有很多細節也無法得知答案,然而我已不打算再追查下去,有時是非對錯不是旁人可以輕易斷定的,至少我沒那個能耐。

  如果警方本身對這個事件沒有其他疑問,那也是老天爺的旨意,一切就到此為止吧…。我這樣安慰自己。

  現在,只有一個問題的答案我非知道不可,那就是星亞對我的感情。

  我至今仍無法接受她所謂『好朋友』的說法,這是我最後扳回自己幸福並考驗我倆感情的機會。也許知道答案後,我會永遠消聲匿跡,不再出現…,如果天意如此的話。到時我會衷心地在遠處祝福帥德和她能共首白頭、永浴愛河。

  踏上尋求真愛之路,一切都是孤獨的,我需要一個能告訴我解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