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9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六 ) - 歷史上的今天



二十六、歷史上的今天

  「喂,學弟,這裡。」周大楊似乎發現什麼,我從一年前的舊報紙堆中探出頭來。縣圖的剪報室資料堆積比想像的多太多,一會兒找來,還真是困難。

  原來他找到的是一年前學姐自殺的報導,我看一下日期,是去年六月中旬。

  六月十七日。

  隨便閱覽一下,我便將它扔到一旁。

  「怎麼啦?你不就是要找這篇報導嗎?」

  「上面寫的,都是我已知道的。現在幫我找,去年六月發生的各種大事。」

  回答他的疑慮,我又埋首於報堆中。

  「哪種大事呀?政治方面的嗎?」

  「也可以啦。」

  「如果是指這方面,我倒知道一件。」

  「喔?」我抬起頭來,原來他講的是去年六月中旬的省﹑市議員選舉。

  「當時勞德康以康信企業領導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形象參選時,我老爸是他的助選幹部,所以我特別有印象。」

  勞德康就是當時參選?我要找的應該就是這件事了。有了方向,我立即鑽入報堆,尋找當時的政論版。

  翻了幾星期的報紙,不出我所料,勞德康當選了,所以才有今天的勢力。從這堆報紙中,我對選戰的變化有了大致的了解。勞德康當時就是靠挖掘對手隱私,製造他人是非,藉而提高自己的呼聲而當選,因此在社會上樹敵無數。

  當時他最大的敵手是另一位候選…人-竟然是校長柳聖嚴!

  選戰進行到白熱化時,校長他私吞教育經費的傳聞爆發,讓他聲望跌谷底而落選,事後雖證明此事只是有人惡意中傷的訛言,但為時已晚。

  記者在此事的後續報導上揣測謠言乃勞德康手下散播,但一直苦無證據。

  在不久的報紙有篇道歉啟事,說明那位記者因發表不實言論公然毀謗勞德康議員已被控告並失去工作,報社則願意賠償議員的名譽損失。

  那位惹禍上身被革職的記者名叫甘…甘家瑞!?天呀,竟是任教數學的老禿驢?難怪校長會對他特別照顧…,看來是風波過後在學校安排職缺給他。

  勞柏原生前和父親間的對話所指的就是這件事,受害人指的應該就是校長,那報紙上寫的勞議員中傷他人的事就是真的了。

  柳月美說的沒錯,她父親知道詳情。但受到這種低劣的手段惡整,校長為何還對勞德康和顏悅色?這之中恐怕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這雖是令人意外的事實,但真正的重點是:

  雖然勞德康袒護自己兒子,甚至為他作偽證,但這絕非出於愛子心切,他不過是怕自己有個敗家子與兇殺事件有所牽連會動搖他在政治界的地位罷了。說穿了,他根本就是個忽視兒子幸福的父親,一個徹頭徹尾自私的人。我想這點勞柏原自己心裡也非常清楚。

  這時對於他,一股同情心卻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