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5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二 ) - 是真亦假



二十二、是真亦假

  「什麼?你說勞柏原只是代罪羔羊?」王幹探一臉詫異。

  「我是想也有這種可能,當你看見屍體,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看他沒反應,我只好提出自己的疑慮:

  「從他死後留有遺書看來,應該是希望自己死後能有人發現。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要把齒輪間鐵門鎖死,弄成密室,這樣不是拖晚我們找到屍體的時間?」

  「也許他想獨自一個人靜一靜,不想別人打攪吧?也可能當時警方捉拿他,為了躲避警方,所以他才封死四週。唉呀,我們已逼得他狗急跳牆,背負著兩條人命又找不出活路,這個人早就失去理智了,他愛怎麼搞都有他自己的道理啦。」

  他用手指在太陽穴劃圈說。

  「嗯,你這麼講也通啦,但我總覺得密室有特別的意義。」

  「不懂。」王幹探是一臉茫然,我已經看過他這表情不下數次了。

  「我覺得密室是兇手用來強調:勞柏原是自殺!為了不讓別人認為他的死是他人所為,所以兇手刻意弄成密室。不是很多推理小說都這樣寫嗎?兇手雖然用心良苦,但這種不自然的行為反而讓我起疑。」

  他聽完我的說明,直搖頭說:

  「這個…小說的世界怎麼拿來和現實比。那兇手是如何製造密室呢?遺書又怎麼解釋?」

  「密室之謎的謎底我還猜不透,但遺書有個疑點,恐怕是偽造的。」

  「疑點?說說看。」

  「就是裡面寫的那句『良心不斷譴責,春麗死前的慘叫又不斷在我耳邊回響…。』這跟事實不符吧,我們都知道春麗死因是勒斃窒息,在那種情況下呼吸困難,連求救的聲音都發不出,哪來的『死前的慘叫』呢?而且遺書裡也沒提到教官室的竊案和搬動梅老師屍體的真正原因。」

  「嗚…嗯…。」王幹探撮撮下巴說:「的確…。不過也有可能這是他良心壓迫下幻想出來的產物,死刑犯在行刑前常聽到來自天上或地底傳來的召喚,這種例子很多。不然也許春麗真的有慘叫過,在被勒住前,只是音量不大罷了…。」

  他有點不以為然,只是拍拍我的肩膀:

  「好,我瞭解了,這確實是個疑點。所以遺書真偽鑑定的工作我會格外謹慎,如果真的有作手腳的話,是逃不過顯微鏡和電子儀器的眼睛的。這樣你放心了吧?」

  我知道現在不管再怎麼說,他都不會相信的。對他來說,能有這樣的結局就該歡天喜地,其他都用不著多說。

  「這樣結局已經算最好的,別再胡思亂想,結案了。」

  說的也對,既解不開密室,也沒有別的依據,也許真是我多心吧,我對王幹探點頭微笑。

  「趕快回家去吧,一有結果我就會到府上把剩下的後續報導告訴你。」

  就這樣,揮別了王幹探。我看時間還早,正躊蹴著是否該回教室看看。

  星亞的身影縈繞在我腦海中,不知她是否也同樣惦記著我?跟那麼優秀的她相比之下,我如今只是個一無是處的廢人,學途斷送,也不知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突然間,我和她之間的差距拉大了許多,其實差距早已存在,只是我一直忽略了而已,現在才覺得自己只是隻癩蛤蟆般…。

  我決定還是別出現的好,低頭朝校門走去,踢開地上擋路的小石子。

  在我面前,地上有團人影,我抬起頭,是個女孩。

  --星亞…。--

  剎那間,以為看到誰了,這時才注意到熟悉的馬尾變為及肩飄逸的長髮,是柳月美。

  跟她已形同陌路的我,低下頭打算從她身邊遶過,不過她沒給我機會。

  「怎麼…?裝不認識我?」

  「啊,我沒看清楚是妳…。這時間怎麼不去上課?」

  「聽說案子解決了,我爸正在和警察談善後的問題,所以我偷溜出來看一看…。還在生我的氣?」

  「哼。沒有,再見!」我踏出腳步,她卻跟了上來。

  「等一下,我承認對春麗的事是我太過份了。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跟我說有個屁用,妳該跟她道歉的,但一切都太遲,人都死了妳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我加緊腳步,想甩開這麻煩人物。

  「喂,至少停下腳步聽我說說話,好不好?我也很難過呀,特別是對你…。」

  「別鬼扯了,妳害得我還不夠慘嗎?」

  「等等!」她拉住我衣袖,看著我雙眼說:「難道你以為是我的關係,才害得你…?雖然你那巴掌讓我哭了很久,但還比不上你離開學校的消息來得讓我心痛,像你這樣能讓朋友真正感到關心的好人…。我並沒有把打架及把你和我的事告訴我爸,是別人舉發的,我本來也想勸說父親的…。」

  「別人?」

  「你不知道?我還以為你應該很清楚呢…。」話到了口邊,她吞吞吐吐、支吾其辭,我抓緊她肩膀,反覆催促,終於…。

  「是…是劉帥德呀…,他主動告訴訓導主任的。」

  「胡扯!騙人!」我怒吼:「妳竟然還想把責任推給別人!?」

  「是真的!你都被退學了,他卻半點事都沒有,你不覺得奇怪嗎?」柳月美淚水在眼眶打轉,難過我居然不相信她的話。

  但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樣待我是為了什麼…?

  「你…你走了之後,嗚~他和…和你以前的女友…之間的戀情公開,嗚~已成為眾所皆知的校園情侶…。我到現在才明白他當時拒絕我所說的那句話:『我已經有另外有喜歡的對象。』是…是指什麼…。」

  --天呀!星亞!--

  世界彷彿在我四周崩落。是的,我們之間的愛情競賽、他和星亞兩人討論功課的神情、別人覺得他倆登對的目光,還有…他那天曾要我原諒他可能會對我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

  我離開學校對誰最有利?他是唯一的答案…。

  很多蛛絲馬跡,我早該察覺的!混蛋,信任朋友的我卻從心底就否認這些可能…。

  劉帥德曾說過的話又再度重現:

  --老實說,你的個性我一清二楚,你『沒辦法』接受被好友欺騙、背叛的事實!--

  --看著我!如果你以為:你怎麼樣對待朋友,朋友就會怎麼樣對待你。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這世界不是這樣運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