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7日 星期四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八 ) - 桃花劫



八、桃花劫

  噹的一聲十點了。


  也許因為種種因素,今天終於能夠全力以赴對抗那些困難的試題,時間也不再像以往漫長,咻一聲就過了。哈哈,隱藏已久的實力總算給我找到了吧,看了四小時的書竟然一點都不累。

  「智傑,能陪我去一下鐘樓嗎?」才在收拾東西,柳月美突然從我背後出聲。

  「鐘樓?」

  「我有事想找你談談。」

  我略帶顧忌地偏開視線望著星亞,她也正面無表情地收拾打理一切。

  「但是…。」

  瞧出面有難色的我,劉帥德自告奮勇跳了出來:

  「小唐,別擔心。我幫妳送星亞回去,別說做死黨的不講義氣喲。月美,妳有什麼心事、困難儘管剛他說,這自以為救世主的傢伙一定幫得上忙的。」

  「喔,謝謝大俠『拔刀相助』,我想什麼你都知道,可真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呀。」

  「你可千萬別跟好兄弟客氣。」


  --媽的,又給這傢伙得程。真是…--我臉色早已沉了下來,帥德這小子是裝不懂嗎?而且怎麼說,柳月美到底該是他的責任,怎麼不知不覺好像變成我好人要做就做到底…。

  唉,我拎起書包,信步走向鐘樓,她跟在後頭沉默不語,這我忍不住開口問:

  「妳…說要找我談,是什麼事?關於帥德那小子…?」

  「先上樓嘛。」

  「啊…?還要上去…,好吧。亂可怕的真是…。」


  後面的發展真的是當初始料未及。十點過後沒多久,才剛踏上鐘塔,突然間校園建築內的千盞燈火俱滅,校園隨即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所幸學生們都要回宿舍了,並沒有造成多大影響,不過在喧鬧聲中,女學生的尖叫此起彼落,格外刺耳。

  「是停電!」


  我才剛發出聲音,突如其來的一股衝撞力將我撲倒,冰涼柔軟的物體緊緊覆蓋我的雙唇,嬌嫩的雙手在我背部搓揉著。當我意會過來,身體早已不能動彈,阿美尖挺的雙峰抵緊我胸口,我感到雙頰發熱發麻,簡直像受驚的小動物般。

  「智傑…。現在才知道,只有你真正對我好…。」

  「阿美,別亂來。想清楚呀!」

  「我喜歡你,難道…你對我沒感覺嗎?」


  我知道她感情剛受到創痛,只是尋找可以轉移她注意力、提供慰藉的對象,這時塞給她隻狗,她都會要。這種一時衝動所欠下的情債,清醒時雙方都會悔不當初的,況且她又是校長的寶貝女兒,再這樣下去,我等於玩火自焚。

  必須立刻表明立場才行。我說:

  「我也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妳是知道的,所以…。」我鬆開她的手抽身說:「時間太晚了,趕快回宿舍好好睡一覺,明天起來妳就會希望今晚的事沒發生過,別想太多,相信我。」

  我拾起書包快跑下樓,躲過這次桃花劫還讓我全身一陣酥麻。

  --真要命呀~。--


  這時校園內燈火又通明起來,剛才的停電像是替剛剛荒唐的遭遇作掩護似地。這個夜晚就隨著我不安的心情結束,躲回宿舍輾轉難眠熬了好久才入眠,思緒雜亂的我根本不知道校園黑暗的某處同時間什麼事正進行著。

  不可思議的事件就緊跟著第二天的旭日,爆發在我們的校園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