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9日 星期二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四 ) - 非食用的香腸



十四、非食用的香腸

  「喂,你怎麼不吃呀?便當會冷掉耶。」王幹探解決完自己的,看著我擺在一旁的鬆堡王。

  「不,我不餓。」王幹探聽到,伸手接過我的便當,露出興奮的神情。

  「那我幫你吃囉。」他胃口還真不小,看著一個身為探長的人居然對便當如此貪婪不禁好笑,那五短肥胖的身材果然其來有自。

  「周警佐,等下帶我去認識一下令郎,好嗎?」我突然想到些什麼,問道。

  「你又想幹嘛?質詢他口供呀?」周警佐不知道是生氣還是開玩笑地問著,一時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老周呀,隨他啦,我看這小子應該是無辜的。」探長埋首於便當中,看不到他嘴巴,只聽到聲音從便當盒中傳出。

  「咦,連你都幫他說話,那我還能怎麼辦?好,等一會兒帶你們去見見我那寶貝兒子,他希望將來也跟他老爸我一樣當個威風四面的警官,探長您可要好好關照關照,我就先在此謝過啦。」

  過不久,王幹探扔掉飯盒,一夥在周警佐的領軍下朝二年十八班走去。



  「香腸呀,你爸來找你囉!」

  一名女同學受我們委託,進教室通風報信,無意間竟叫出周大楊的綽號,我和王幹探聽了不禁笑出來,周警佐倒是面無表情。要不是王幹探同我是一道的,他想必又要對我這公然嘲笑他寶貝兒子的小毛頭發出不平之聲。

  不久後,一位看來孔武有力﹑身材短小的男同學走了出來。

  「啊…,是他?」不敢相信,面前這位學長就是平常負責管制我們晚上自修出缺席人數的那位…。我真該早點想到的,聽說這位學長的父親是個警察,而當周警佐提及自己兒子也是本校學生時我就該有所聯想。

  我簡單詢問周大楊兇案那天晚上所見,他表示昨晚到操場散步時無意間瞧見到一男一女在操場的空地上做些令他『匪夷所思』的舉動,好奇心驅使下走近一看,原來是在…,不!不!還沒到『那種』程度,只是愛撫而已。既然如此,當然要立刻迴避囉,只是他感覺那位女同學的舉止似乎有些不太情願、好像有點抵抗,倒是男的像要霸王硬上弓般…。也許擔心會有意外發生,於是決定多待一會兒看看,準備情況一不對就出面阻止。大概九點快半吧,時間他無法肯定,總之對方似乎沒有進一步的行動(我想是他覺得沒搞頭了),才放心地返回圖書館(應該是失望地回去吧?我猜)。雖然與對方互不相識,但事後警方要他指認時他可以非常確定其中那個男的就是勞柏原。

  說詞和周警佐方才告訴我的並無二致,由於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我跟王幹探就先行離去,留下周警佐跟他兒子話家常。

  臨走前,周大楊學長的最後一句話說:

  「關於梅老師的死,我感到非常遺憾。她是位優秀的好老師,去年當我們班導師時,我受到她不少照顧,所以請你們務必捉到兇手。」

  聽到這句話不禁令我略感吃驚,但其後又有件引我注意的事。

  就在周學長此話剛吐出嘴邊,周警佐不知為何臉色大變,嚴厲的目光投注到他身上似乎在暗示著什麼…,難道學長他說錯了什麼嗎?

  這詭異的小動作雖不知為何,但卻給我強烈的印象。周警佐難道在隱藏些什麼?

  顯然王幹探並沒有察覺,他只顧著尋找本校女生的芳蹤。

  「唉,現在的小孩發育真好,想起我家那黃臉婆相比…。唉,越想越傷心。」看他哀聲嘆息的模樣,不知當初為何會進入這一行?

  「這樣吧,如果想見見你們那同學|陳皓天的話,可以帶幾個親近的同學到校門口,大概五點左右我還會過來看看,順道載你們去警局安排一次會面。」

  王幹探必須回去整理報告資料,我也該上課去了,在揮別後,回想剛才周大楊最後所說的話,令我驚訝的是:居然有人會認為沒奶子是位好老師?真不可思議。老天有眼才會讓她有今天這般下場…。又或者一年前她真的是個優秀的好老師?那是什麼因素導致她變成昨日以前那種人人欲除之而後快的刻薄鬼呢?唉,八成是大家對他人的感覺都不同吧。

  一會兒,我走進教室,轟天雷動的歡呼聲響起,同學們紛紛湧上,東家長西家短的,殊不知我連中飯都沒吃,早已經感到精疲力竭﹑四肢無力。想到學長的綽號,如果這時有香腸吃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