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6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七 ) - 退學的危機



七、退學的危機

  一個親密相處的難得機會竟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砸鍋,又不能說什麼。這種感覺相信誰都心中難以平衡。看著星亞離去的背影,陳皓天就在我生悶氣的當頭突然出現在面前,剛好成為我發洩的對象,縱然他臉色不太好看,但我可顧不了那麼多了,闢頭就罵:

  「改個成績弄了一小時?幹什麼去啦?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回來?剛剛…。」驚覺自己音量已大到引人側目的我,才發覺陳皓天根本沒在聽人說話。這傢伙還真有點不對勁,臉色慘白,兩眼無神,似乎受到什麼驚嚇。

  「你怎麼了?」我靠著他的肩膀問。

  「我…我改成績被逮個正著,沒奶子說要退我學…我完了。」他淚眼汪汪,似乎快哭了出來。

  「被抓到!?怎麼會?」

  「我也不知道呀,今天不曉得怎麼搞的,都九點多了,好不容易等到沒奶子離開辦公室,我還以為她已經下班就溜進去,萬萬沒想到才打開文件櫃她就折回來了,然後…。他奶奶個熊,老天對我實在太不公平了,什麼『有志者事竟成』都是騙人的…!」

  看他傷心欲絕的樣子,我也不多問了,只是這不幸讓計畫中檢舉他的這步棋失效。

  也好,雖然期末考要真材實料硬上了,但至少不用背著良心出賣朋友,真不知這是喜是憂…。想想本身對安慰別人並不在行,只好讓他一個人靜一下,自己修正最近那一疊滿江紅的試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