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9日 星期三

[ 開鎖 ] 萬事通事務所探案 - 永不回頭 Never Go Back ( 上 )


  開麥啦!歡迎觀賞萬事通事務所的初次登場。記得,有興趣參與配音的請於本篇留言給我



  之前鎖碼的原因,一方面想先從近親好友的首映場試探些反應,但當然結果是蠻令人傷心的,配音毀了一切。另外主要是因為背景配樂用了他人的發行創作,在取得認可與授權前,並不合適公開播放。然而這個擔憂,在前天我發了 Email 詢問原公司後,今天得到認可的答覆!


  感謝『全景軟體公司 虛擬實境事業處』的高先生同意我將他們的遊戲軟體『夢幻海洋島』的配樂用在本短片使用。


2008年7月7日 星期一

我的第一部自編自導的小電影 - 萬事通事務所誕生!


  我曾經夢想自編自導自演拍攝部簡單的短片,拜當今電腦科技進步之賜,終於,我夢想中的全新影音創作突破難產誕生了。



  雖然,由於配音人員編制單薄 ( 例如我自己一個人擔綱片中四個角色的配音,簡直快死掉 ),導致全片配音品質低落,媲美內地配音作品,但父母眼中沒有醜小孩,還是野人獻曝請大家觀賞囉。



  這部由我一手催生編劇的作品,預計以上中下三部曲陸續推出,累計全片約長半小時,昨晚到清晨兩點終於完成開場 [ 上 ] 篇的後製工作,片長七分半鐘,目前因為某些因素考量,暫時先鎖碼只開放給部分朋友觀看,希望進來觀賞的朋友,如果對參與我的作品的配音有興趣,請留言給我,告訴我你想配哪個角色,因為我真的很想很想重配。我一個人配四個角色真的太操了,尤其後面的劇情出現四個人物彼此對話的場景,我一定會當場死在那邊 >_< 。這樣中和下集可能就無法誕生了。



  附上幾張劇照讓無緣觀賞的過客開開眼界。



進入戲院觀賞


2008年7月2日 星期三

捲人生的第一個畢業 3D CG 典禮




  上個月底 ( 六月 ),我家的捲從幼稚園畢業了。


  很有心的老婆,特地花了兩天的時間替她製作了畢業紀念的 3D CG 版的短片,混合真人版的片段:


**影片可以完整播放,但大部分人 ( 包括我 ) 遇到播映到前半段就跳回開頭,看不到後半段的狀況,只要清空瀏覽器的快取暫存檔案,重新開這網頁再試一次,應該就沒問題了。


2008年3月27日 星期四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五 ) - 尾 聲



三十五、尾 聲

  「真沒想到…。」

  我從往事的回憶中甦醒,看著對面那業餘作家『光正堂』停下打字動作的雙手。

  「你怎麼了?不把他寫完嗎?」我問。

  「寫…,當然要寫。」他哀愁地說著:「認識這麼久,到今天我才明白你為何從前都不肯跟我提及你的過去,沒想到竟是如此令人動容的往事…。」

  「屌光,那你現在也知道我為什麼把這棋盤當作寶一般的愛護了?」

  「明白、我全明白。我上次不該為了想開你玩笑而偷偷把它藏起來…。對了,那你說的那個校長的女兒呢?柳月美沒跟你在一起嗎?你們後來…?」他問。

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四 ) - 最後的鐘聲



三十四、最後的鐘聲

  「議員先生,現場起碼有十幾支槍對準你,若你以為這樣還能逃出去就太傻了,放下槍自首還有可能從輕量刑。」我對他叫道。

  「你這小鬼,憑什麼跟我說話?反正我已是失去一切的人了,地位、財富全敗在你們手裡,逃不逃得出去就賭賭看呀。」

  眼見情況危急,回頭一看,王幹探居然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這時,勞德康拖著星亞往校門口退去,大夥都閉氣凝神,不敢妄動。

  他眼看就快要逃出去了,低著頭對星亞說:

  「妳姐的死確實是我害的,沒想到連她妹妹也將要死在我手上,這難道是妳們的宿命嗎?」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三 ) - 密室裡的交談



三十三、密室裡的交談

  聽到星亞這麼說,王幹探難以相信地伸長脖子說:

  「不可能呀,當初警方檢查那房間確實是密室呀。」

  星亞低頭從上衣內袋中取出一卷錄音帶:

  「這卷錄音帶內有著議員大人謀害我姐姐的鐵證,同時也可以解答你門所謂的密室之謎。這卷帶子對我很重要,我一直貼身攜帶,沒想到今天竟派上用場。現在,我要將它公諸於世。」

  現場的記者接過那卷錄音帶,放入他們隨身攜帶的錄放音器材。

2008年3月23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二 ) - 龜裂的人生



三十二、龜裂的人生

  王幹探上前來說:

  「邱星亞同學,我現在必須以殺人罪嫌將妳逮捕歸案,請別做無謂的抵抗。」

  原來警察早埋伏在這,就等她親口認罪然後要圍捕她。但…為什麼他們會知道?

  「唐智傑!你這個該死的王八蛋!偽君子…。」帥德憤怒地揮舞拳頭,但馬上被警員制服。

  「小唐,你…,我是那麼相信你,居然…!」星亞難以置信地推開我。

  「不!我沒有告訴警察,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邱小姐,小兄弟他的確沒有出賣妳,而是另有他人。」王幹探剛開口時,周大楊從他身後走出來。

2008年3月21日 星期五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一 ) - 把戲的底牌



三十一、把戲的底牌

  沒辦法,我拿出從警署要來的兩張照片:

  「你看吧,這兩張是警員們在教官室拍攝的存證照片,左邊那張拍的是教官辦公桌,右邊則是旁邊的牆壁。請你好好注意辦公桌上的電子鐘,上面顯示著:下午二點二十分,也就是十四點二十。再看右邊這一張,牆上的掛鐘指針指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四十分。

  同一個時間拍的照片,為什麼兩個時鐘時間不一呢?牆上的掛鐘是當時的正確時間,因為它使用電池,所以不受停電影響。但桌上的插電式電子鐘就不同了,停電使得它無法顯示正確時間,沒錯吧?」

  星亞和帥德並沒有作任何反應,看來他們還看不出照片的奧妙。

2008年3月18日 星期二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十 ) - 魔術戲法



三十、魔術戲法

  「由於晚自習禁止私人計時器,所以我們一切的時間都是根據學校每小時一次的鐘聲來判斷。也就是包括五點的第一響算來,第六響鐘聲就是十點,也就是全校學生自習結束的鐘聲。

  但事實上那天,妳不知不覺就讓我們在九點時,聽到第六響的鐘聲,也就是大家都認為十點的時候,實際上只有九點,就在大夥全然無所覺的情況下,自習比平常早了一小時結束。

  自習解散後,妳殺沒奶子的機會也就形成了。」

  「別開玩笑,鐘聲怎麼可能聽錯…。全校幾百名學生都幻聽了不成?」帥德一臉不屑。

  「可以的,只要用這個就能輕易辦到,而且還能神不知鬼不覺地。」說著,我從口袋裡掏出昨晚在訓導處得來的錄音帶。

2008年3月16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九 ) - 天使心



二十九、天使心

  校園的後山上有許多鮮為人知的秘密據點,那是我花了許多功夫去收集的。以前如果不想上課時,這些場所就是我一個人和大自然共處的好地方。這些是我的桃花源,逃避不愉快和現實的地方。

  這些據點其中有一個深受我喜愛,那是後山一個平緩的斜坡,地上的草是那麼地柔軟,讓人想平躺下呆望著藍天浮動的白雲,眼睛緩緩閉上,連微風的笑容你都能感受到呢。

  這裡有寬廣的視野,正前方可以看到山丘上層層疊起的梯田和上頭游走的農家及水牛。所有的動作都是那麼慢條斯理,令人感覺他們心情的幽閒自在,不自覺心情也會跟著放鬆下來。

  剛剛的我確實是緊張的,正需要這種環境。

2008年3月12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八 ) - 空中英語教室



二十八、空中英語教室

  再度溜回到學校,我整理一下所得的線索,直奔訓導處。

  如果我所推論的手法沒錯,在那裡一定會留下些證據。

  這個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半,學生都群聚在圖書館的自修室內。校園寂靜無人倒給了我不少方便,這時候老師們也是準備下班,一樓的行政中心已沒有幾個人影。

  到了訓導處,我看見只剩下一位辦公小姐正收拾著手提包,直接問她:

  「請問在兩個星期前,這裡有沒有撿到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小姐一臉迷惑。天呀!我恨死這種表情了,跟王幹探在一起,我就受夠他那左一茫然,右一茫然的鳥樣。

2008年3月10日 星期一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七 ) - 解開一切謎底之卷



二十七、解開一切謎底之卷

  回到學校,周大楊學長一直追問事實經過,我不能回答,只好聳聳肩裝一問三不知,終於將他打發。

  動機我已經蠻清楚的,但是兇手應該不可能做到才對呀。

  到底是如何製造機會?還有密室和遺書之謎,是如何完成的?

  勞柏原和沒奶子的死,充滿了謎。就在我陷入沉思時,下課鐘聲響起,看手錶知道已經下午四點,等一下會有大量的學生從教學大樓各處蜂擁而出,我不想撞見熟人,還是趁早蹺頭閃人吧。我原本是從後山處翻越籬笆進來,正準備循原路離去時,腦海中的記憶像被這下課鐘聲所驚動,兇案發生後的一切,不斷在腦海中重播…。

2008年3月9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六 ) - 歷史上的今天



二十六、歷史上的今天

  「喂,學弟,這裡。」周大楊似乎發現什麼,我從一年前的舊報紙堆中探出頭來。縣圖的剪報室資料堆積比想像的多太多,一會兒找來,還真是困難。

  原來他找到的是一年前學姐自殺的報導,我看一下日期,是去年六月中旬。

  六月十七日。

  隨便閱覽一下,我便將它扔到一旁。

  「怎麼啦?你不就是要找這篇報導嗎?」

  「上面寫的,都是我已知道的。現在幫我找,去年六月發生的各種大事。」

2008年3月8日 星期六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五 ) - 推動輪迴的手



二十五、推動輪迴的手

  「香腸!外找喲!」受我委託的學姐幫忙通報。

  「黎雅芸,叫妳別在外人面前亂呼我綽號的!」

  「兇啥?香腸最不衛生了,臭臭…。!」看到學長受到一群女同學的嘲弄,想必兇案內情爆發也讓他面子掛不住。

  「真是…。」

  周大楊學長低頭有點抱怨地走出,但當他看到我時,不免驚訝:

  「啊?是你?」

2008年3月7日 星期五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四 ) - 殺人劇落幕



二十四、殺人劇落幕

  回到家已半夜三更,養父的咆哮驚動鄰里,但我可沒心情陪他唱戲,房門一鎖,任他在外頭敲打,反正累了他自己會去休息。

  接下來兩天,星亞一直撥電話過來,起先不太願意接,總是裝不在家的我,沒多久也屈服了。

  她似乎還是想和我維持以前的友好關係,拿許多學校的趣事打頭陣,巧妙地避開和帥德相關的話題。聽她說,自從案子落幕後,學校的生活也步入常軌。我將對兇案所知的來龍去脈托出,同學之中出現一名殺人狂兇,這種結果真叫人難以想像。

2008年3月6日 星期四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三 ) - 變奏的情歌



二十三、變奏的情歌

  「咦…?小唐…?」

  星亞看到我,格外的吃驚。

  下午四點多,放學後的教室寥無幾人,只剩下星亞坐在帥德懷裡,臉上露出甜蜜幸福的笑容,帥德在她耳邊細敘溫柔的話語。

  兩人雙唇輕觸,意猶未盡,已經忍耐到極限的我,猛然將教室門甩開,提醒他們這世界上並非僅存的亞當和夏娃兩個人而已。

  「唉呀,你可回來看我們啦?」帥德笑臉迎人,不慌不忙地向我走來:「怎麼不先通知一聲呢?害我們沒什麼準備…。」

2008年3月5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二 ) - 是真亦假



二十二、是真亦假

  「什麼?你說勞柏原只是代罪羔羊?」王幹探一臉詫異。

  「我是想也有這種可能,當你看見屍體,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看他沒反應,我只好提出自己的疑慮:

  「從他死後留有遺書看來,應該是希望自己死後能有人發現。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要把齒輪間鐵門鎖死,弄成密室,這樣不是拖晚我們找到屍體的時間?」

2008年3月4日 星期二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一 ) - 最後的步驟



二十一、最後的步驟

  面對原以為逃亡數日的最後兇嫌之死,我和王幹探不禁深感震驚。

  發現屍體並報案的是教數學的老禿驢,根據他的說法:

  他原本是想到隔壁的舊教材倉庫尋找前幾屆留下可用的講義,做為高三大學聯考的考古題庫。是的,原本這時候他該在辦公桌前編訂模擬試卷,但經過這房間門口時他聞到一股不尋常的異臭,原本以為裡頭或許藏有死貓或死老鼠,這之前也發生過的。為了避免這些髒東西滋生病菌,他請工友打開這鎖上的鐵門,然而鑰匙卻發生不了作用,因為這門不只是鎖上,門後似乎還有別的東西擋住。

2008年3月3日 星期一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十 ) - 密室裡的兇手



二十、密室裡的兇手

  今天一大清早,趁著養父母還未起床,我著裝稍加打扮,趕上第一班客運。

  因為打架鬧事而被退學,傳到養父耳裡讓他氣得摔翻家裡的工作室,想到年近七十還叫他發這種脾氣,心臟和血壓不知是否承受得了,有點可憐…。不過我是不會同情他的,他甚至沒問我打架的原因,還有…鬧事是指什麼事呢?反正在他眼裡我就是不成材,錯一定在我。既然他不問,我也懶得多說,被收養至今,我跟他們一點親近的感覺都未曾有過。

  養母苦口婆心地叫我跟養父道歉懺悔,跟他學著做木工,至少有個一技之長。哼,我那來這些閒工夫?對她的話並沒有多加回應。

2008年3月2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九 ) - 致命的快感



十九、致命的快感

  十五分鐘後,凡事慢半拍的警察總算趕到鐘塔,這時鐘樓已人滿為患,學生和老師間的議論聲不絕於耳。我靠著圍欄呼吸空氣,無法接受眼前此情此景。

  「警察,讓開。」面對圍觀的學生,王幹探拿出警徽驅離人群。

  四周一陣嘩然。

  「怎麼啦?」王幹探抬頭瞧見高掛在頂端梁柱的屍體也吃了一驚:「咦?啊!?是…江春麗?」

  春麗眼球暴突、面色灰紫,滿口的鮮血延著脖子順滑沾滿著全身,從她那肌肉緊繃的臉孔看來,根本不能相信她曾是鬆餅校花。無法瞑目的雙眼,暴張的血盆大口,似乎有臨死的遺言未說,想必死前一定有激烈的掙扎。

2008年2月29日 星期五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八 ) - 破解不在場證明



十八、破解不在場證明

  由於警方調查工作展開,許多地方都列為禁區,校方不得已只好暫停今晚的自習活動。我同以往一樣,在草皮上漫步,看著那些活力充沛的學生在球場上揮灑汗水。對球類運動缺乏興趣的我只喜歡在棋盤上找人捉對廝殺,未逢敵手的我如今少了棋盤就像沒了飯吃,精神提不起勁。

  日落西沉,天色已暗了下來。

  「小唐。」星亞遠遠地從資源大樓跟我揮手,我迎了過去。

  「真是的,我等好久。妳怎麼流了滿身汗?」

  「一下子耐性就磨光啦?今天訓導處比較忙。對了,瞧你今天氣呼呼地,體育課都不上了,怎麼搞的?聽說跟柳月美起了爭執喔…。」

2008年2月23日 星期六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七 ) - 凋零的玫瑰



十七、凋零的玫瑰

  老實說,這一整天的課程除了仍無法擺脫死氣沉沉的氣氛外,卻還發生一件令我痛心的事,那就是我和柳月美之間關係的決裂。十分鐘前,我當著隔壁班的學生賞了校長千金一記重重的巴掌,許多人發出驚疑的輕呼,我也對自己一時衝動的行為感到後悔,但是那確實是她應得的。

  雖然心中的怒氣未消,看著她摀著紅通的臉龐,以那恐懼、懷恨的眼神離開,我不僅替自己的安危擔心。留級與否已不是眼前的問題了,能不能繼續待在這所學校可能都是個疑問,不知道校長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那模樣會怎麼想。

  帶著滿身的傷痕走回自己班上,鼻血算是止住了,我知道很多同學都對我蹣跚的衣著和臉上的瘀青無法理解想跟我問個明白,也許看出我內心的煩躁,同我一起回來的劉帥德以班長之職把大家帶到操場上體育課,空出教室讓我得到短暫的清靜。

2008年2月22日 星期五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六 ) - 潛藏游移危機的校園



十六、潛藏游移危機的校園

  這天下午,王幹探載我、星亞和帥德三人來到警局,引導我們進入一間空蕩的隔間似乎是充作臨時會客室的。沒多久,那熟悉的聲音膽怯、焦急地從不遠處傳來:
  「拜託!我是無辜的,你們要帶我去哪裡?放開我!」

  板狼被兩名警員扭進這小房間內,他一見著我,驚奇地叫道:
  「小唐?你怎麼沒事,難道不是你幹的嗎?」

  我搖頭。王幹探善解人意地退出會客室,留下我們這群和兩名警員。

  板狼拉長了脖子,緊張地問:
  「那我呢?探長有沒有說我什麼?我是不是已經沒嫌疑了?」

  看他那拙樣,我決定開個小玩笑:
  「你呀…,探長認定你就是兇手,他說等案子一些欠缺的證據補齊後,就要立刻把你移送到檢察官手上,讓法官判給你個連環五星級無敵謀殺罪,大概可以關個十﹑二十年吧。」

2008年2月21日 星期四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五 ) - 勞氏家族的隱憂



十五、勞氏家族的隱憂

  板狼是個問題學生,他的座位當初被安排在講桌前第一個位置,如今那張椅子靜靜地空了出來,相信對下午任課的老師是相當的刺眼。

  一具屍體、一個嫌犯,這些聽起來不切實際的名詞如今確確實實的發生在我們班上、我們每日生活環境,這不僅讓人難以想像,更帶來不小震憾。下午原本由老禿驢主持的數學課應該是目無法紀地鬧翻天,現在卻平靜地如進入教堂的彌撒一般,沉重的空氣像凝結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大夥無法釋懷的情緒不是來自導師的死,而是對那出盡餿主意卻常帶給眾人歡笑的板狼竟是警方逮捕的嫌犯感到詫然。

2008年2月19日 星期二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四 ) - 非食用的香腸



十四、非食用的香腸

  「喂,你怎麼不吃呀?便當會冷掉耶。」王幹探解決完自己的,看著我擺在一旁的鬆堡王。

  「不,我不餓。」王幹探聽到,伸手接過我的便當,露出興奮的神情。

  「那我幫你吃囉。」他胃口還真不小,看著一個身為探長的人居然對便當如此貪婪不禁好笑,那五短肥胖的身材果然其來有自。

  「周警佐,等下帶我去認識一下令郎,好嗎?」我突然想到些什麼,問道。

  「你又想幹嘛?質詢他口供呀?」周警佐不知道是生氣還是開玩笑地問著,一時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2008年2月14日 星期四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三 ) - 所謂『無巧不成書』……



十三、所謂『無巧不成書』……

  我揮手示意要他們先回去,星亞火冒三丈地直奔教室,帥德則尷尬地表示自己幫不了板狼後也走了。

  「對了,介紹一下,這是周猩猩警佐。周警佐,這是嫌犯唐智傑小弟,你已見過。」

  --什麼嫌犯…。--

  那位看來像王幹探跟班的警員點頭對我微笑,靠近我小聲說:「早上你踢我『那話兒』現在還隱隱作痛咧。」

  「感覺棒呆了對吧?」我笑道。

2008年2月13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二 ) - 分歧的推論



十二、分歧的推論

  沒想到校門已有人準備迎接。星亞一個箭步撲了上來,我將她抱了起。

  --這樣不知道算幾壘呀?--心中想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

  我得意忘形地對身旁的帥德猛眨眼。他偏過頭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情。

  「沒怎麼樣吧?真叫人擔心你耶,當警察跟我說你是兇案嫌犯,還來調查你的不在場證明,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幸好帥德、柳月美和我能夠證明你是無辜的。真不知道這些警察在想什麼…。你沒事就好囉。」

2008年2月12日 星期二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一 ) - 糊塗探長



十一、糊塗探長

  啊,感覺頭還是昏昏的,我隻手撐起身子坐臥著,感到一陣目眩向我襲來。輕觸後腦的紅腫處,令人痲痺的劇痛貫穿全身上下,差點又叫我昏厥。

  「這裡是那裡呀?」望著四周陰暗的環境,看到上了鐵條的門窗,原來這裡是警局的拘留室。記得幾年前被領養離開孤兒院不久,一次偷車被逮也來過類似的地方。那時養父到警局領我回去可大發雷霆,揍得我遍體鱗傷…。唉,不過這次可不是家長來簽名道歉就可以了結的。

  我坐定思索,開始整理至今所發生的事:沒奶子為何被殺,又為何非拖我下水不可呢?沒奶子被殺時,究竟有哪些人不在圖書館呢?

2008年2月11日 星期一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十 ) - 出乎意料的兇手



十、出乎意料的兇手

  「你就是唐智傑同學吧?」回頭一看,對方是身寬體胖的近視眼,腦袋看來不怎麼靈光,穿著棕色已剝落的仿皮外套,但鏡片後冷峻的眼神直叫人寒毛直豎,好像是名便衣刑警。但…警察怎麼會找上我?心中雖有不好的預感,但還是點頭承認。

  「那好,請你跟我來,只是問點問題而已。」

  被刑警從群眾中帶走著實不太好看,許多無知的圍觀者以好奇的眼光在我身上打量著,想必大家一定都誤會了。天呀,等一下回教室八成會引起一番議論。

  刑警準備好一間只剩兩張桌椅的空教室,揮手示意我坐下。

2008年2月8日 星期五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九 ) - 意外的死者



九、意外的死者

  太陽剛出來沒多久,還不到七點,幾名學生來滾帶跑著衝進宿舍大喊:

  「號外!號外!校園發生了兇殺命案了!」

  聲音有如空襲警報般,不斷地傳開,許多還窩在被子的同學探出頭來,而我才正刷牙,聽到這消息,也草草結束盥洗,換上制服趕來學校看看究竟。

  學校停車場擠滿了圍觀的學生,黃色的警示線圍出一塊梯形區域,附近停了兩、三輛警車。我力爭上游,鑽入人群的最前線,這時才見到平躺在血泊中的竟是…!

  「死者姓名:梅蘭芝,女性。年齡:四十六歲。單身、未婚。任職為該校之國語文老師及一年十四班導師。怎麼樣,醫生?」

2008年2月7日 星期四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八 ) - 桃花劫



八、桃花劫

  噹的一聲十點了。


  也許因為種種因素,今天終於能夠全力以赴對抗那些困難的試題,時間也不再像以往漫長,咻一聲就過了。哈哈,隱藏已久的實力總算給我找到了吧,看了四小時的書竟然一點都不累。

  「智傑,能陪我去一下鐘樓嗎?」才在收拾東西,柳月美突然從我背後出聲。

  「鐘樓?」

  「我有事想找你談談。」

  我略帶顧忌地偏開視線望著星亞,她也正面無表情地收拾打理一切。

2008年2月6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七 ) - 退學的危機



七、退學的危機

  一個親密相處的難得機會竟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砸鍋,又不能說什麼。這種感覺相信誰都心中難以平衡。看著星亞離去的背影,陳皓天就在我生悶氣的當頭突然出現在面前,剛好成為我發洩的對象,縱然他臉色不太好看,但我可顧不了那麼多了,闢頭就罵:

  「改個成績弄了一小時?幹什麼去啦?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回來?剛剛…。」驚覺自己音量已大到引人側目的我,才發覺陳皓天根本沒在聽人說話。這傢伙還真有點不對勁,臉色慘白,兩眼無神,似乎受到什麼驚嚇。

  「你怎麼了?」我靠著他的肩膀問。

  「我…我改成績被逮個正著,沒奶子說要退我學…我完了。」他淚眼汪汪,似乎快哭了出來。

2008年2月4日 星期一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六 ) - 最佳損友



六、最佳損友

  面對第二天的戰果,我真不知該對星亞說什麼,一早到晚所有的大小考沒一個拿到好分數,尤其教國文的導師梅蘭芝(陳皓天私底下叫她:『沒奶子』,該死的飛機場)今天又大開道德經,好像書讀不好就不是人似的,聽得全班亂不爽。如果說能扁她的話,我和陳皓天是絕不會手下留情的。當然我們是早受不了她點名道姓不留給我們一點尊嚴的作風…。

  「對不起,梅老師。請您出來一下。」

  正當沒奶子指著陳皓天的狗頭和他手中那張十分的國文試卷罵得火熱,校長柳聖嚴從門口輕咳一聲,打斷她的興緻。在教室後頭罰站的我透過窗戶看到校長身旁還有一位銀灰頭髮的中年瘦高紳士,像那樣穿著體面的男子給人似乎相當地位崇高的印象,可能有在媒體露過臉吧?我總覺得十分眼熟。

2008年2月3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五 ) - 暴風雨的成形



五、暴風雨的成形

  談起勞柏原在學校可是小有名氣的人物,是公推的紈姱子弟,人不但喜歡找新鮮的樂子也非常花心,聽說以前玩弄過不少女孩,這樣嬉淫荒誕的渡日子,難怪會留級。

  對,他就是我們班上唯一的留級生,以前曾跟他同學過的學長對他的風評也不如何,先前我提及校方解決的一些男女問題有一半出在他身上。這回若不努力扭轉劣勢,恐怕我和陳皓天要步上他的後塵囉。

  勞柏原的父親不但是市議院議員,更是全國前十大企業『康信建設』董事長,家境之優渥自不在話下。因為身旁總有花不完的錢,他的酒肉朋友可不少,在校外養了一群狐朋狗黨經常聚眾滋事,校外的幫派械鬥多與之脫不了干係。想必為人父的勞德康議員也常為了替自己的孩子擦屁股而感到頭疼吧?

2008年2月2日 星期六

天使在鐘塔哭泣 ( 四 ) - 蛇蠍美人心



四、蛇蠍美人心

  在朦朧的月光照映下,清楚地映入我們眼簾中的是一對半裸的男女,慢條斯里地將草堆上的衣物拾起穿戴。那女子染成褐色的波浪捲髮、如鳳眼般微挑的明媚雙眸、那看似甜美其實毒辣的性感美唇,玲瓏有致的身材一舉手投足間都能在寒風吹拂下帶給周遭的男人們難耐的熱量。像這種貨色不用作他人想,本校是不可能有第二人的。不多說,一眼我就認出這狐狸精!

  「春…春麗!?」當時呆住的我竟忘了迴避這令人汗顏的場面。

  那男女見了我們,倒也不慌不忙,在整理好衣服後,緩緩站起向我走來。

2008年1月30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三 ) - 計畫中的陰謀



三、計畫中的陰謀

  「喂,起來啦,別睡了。」不知昏迷了多久,身旁有個聲音將我的魂喚了回來。

  「誰呀?要幹什麼?」我搖晃了下腦袋,將面前這厚重鏡片下的臉孔瞧個清楚,那有菱有角的粗曠線條、滿面的鬍渣,空白的腦子逐漸浮現出這臉孔的一切。原來是陳皓天這最佳損友。

  「原來是板狼呀,幹嘛呀?」我總算回過神來。

  「你要不要跟我出去透透氣?現在是休息活動時間耶。」

  「活動時間?現在幾點了?」好像不太妙,睡了蠻久的。

  「剛才打過第四次鐘響,大概八點五分吧?」陳皓天所說的第四響是從放學後第一次鐘響-五點的那次鐘聲算起,這樣算來是八點沒錯了。

2008年1月28日 星期一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二 ) - 邂逅




二、邂     逅

  「慘了,今天的抽考又砸鍋了,這期末成績要結算下來,補考是免不了啦。」我吁了口氣,將卷紙順手揉了一團,準確地命中十步之遠的垃圾桶。

  「這是你自找的呀。明明已經快被當了,昨天上課還魂不守舍的。」在我旁邊老唸著我耳癢癢、綁著馬尾面貌清秀的女孩,是本班學藝幹事-邱星亞。

  我們是感情不錯的朋友。她的聰穎賢慧是有目共睹的,其實我是很喜歡她,但許多因素讓我無法進一步發展,這其中當然是有別的競爭者做阻礙。

  「妳以為每個人頭腦都跟妳一樣好嗎?我已經夠努力了我,問題是時間永遠不夠用呀!」

2008年1月27日 星期日

天使在鐘塔哭泣 ( 一 ) - 揭開、鬆餅的意外



序、揭 開

  真是可笑!

  我輕吐一口氣,看著對面那傢伙笨拙地準備打字機和錄音帶。他名叫『光正堂』,怪名,不是嗎?從不見經傳,我敢說,除了我不可能有第二個人聽過這個狗屁作家。

  若不是他,我現在也不會坐在這兒了。

  「小唐,相信我,我們會出名的。」瞧那鱉腳貨自信滿滿的模樣,真想上前給他兩拳。

  「搞定!開始吧。」

  我無奈地嘆息著,字句到了嘴邊卻不知該如何說出口。對面那雙不耐煩的眼神在我身上游移、催促著。好吧…。

2008年1月23日 星期三

天使在鐘塔哭泣明天開始上架


  我唯一一部曾經出版單行本的小說,[ 天使在鐘塔哭泣 ] 明天開始會慢慢一章節一章節地放上來。

        原本我就想把自己過去所有的作品都放在這個屬於我自己的部落格,但這篇遲遲沒放上來,一方面是篇幅太長,我就犯懶。另一方面,是怕造成與出版社之間的違約 ( 記得合約的期限是三年還是五年的說 )。

        反正現在也已經絕版了,而且我又不是每天都會寫部落格文章的人。當沒有寫新文章的日子,我就來貼這篇小說來灌灌水吧,這樣至少可以感覺我的部落格持續有點生機。

        而且,最近在網路上又重讀了一篇過去結識的網友 - Blue 所寫給我的讀後感,看到文末的最後一句話,的確也讓我有重操舊業的打算,再執筆寫新的作品,重溫創作寫小說那種充實愉快的過程和成就感。

        當然如果有網友大發善心打算贊助我這已經油盡燈枯的可憐作者,可以點及圖片或是文中連結至博客來購買此書,我會銘感五內,如果覺得我的親筆簽名有價值的話,我也義不容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