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7日 星期六

背影的追尋 - 後記

《文末後記:》


  先談談我這篇創作的中心思想吧。


  已經對謀殺、犯罪等血腥題材感到厭倦的我一直想給推理一種新的面貌,我想,種是油膩的雞鴨魚肉吃多對身體總是不好,如果能偶爾吃吃素食換換口味也不錯。我也不希望一般人的對推理的印象停留在『紅與黑』的負面訊息,於是乎我開始嘗試創作一篇『沒有謀殺,沒有死人,只有深藏在心裡的回憶』類型的推理故事。


  這篇作品的架構便是在這樣的動機下完成的,以逆追一個家族過去為主軸。


  並竟推理文學也該跟其他所有文學一樣有多變的創作類型。


  小弟的此篇拙作寫了二個月多,歷經無術次修改,為了要顧及『沒有血腥和結局的意外及震憾力』兩者,我反覆拿捏,最後還是跟罪案扯上關係了,有違我的初衷,搞個四不像…。


  我的結論是:魚與熊掌無法兼得也。


  我的企圖心實在太大、功力也實在太淺…。


  心中的理想作品,我一直希望有更多類似加納朋子的『七歲小孩』之類優秀的作品出現在推理文壇,甚至在台灣。


  瞭解我的創作動機後,應該就不會覺得這篇小說的寫法蠻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