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6日 星期五

背影的追尋(8)

八.真相是…?

  一小時後,我們搭上往西區的公車。上面有兩個空位,我倆併肩坐下。

  「該談談這件案子吧。告訴我犯人是誰。」

  小唐搖頭笑著:「你怎麼不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呢?猜猜看嘛。」

  我慎重地說:「應該是黃琬瑜吧。沒有不在場證明﹑又有犯案動機。」

  「但是卻沒有從楊宅拿走西瓜刀的機會。」他提醒我。

  案子有趣的地方就在這兒,每個嫌犯似乎都有一條保護她們的防線,而這些防線又不足以完全排除她們的嫌疑,一切像達成某種微妙的平衡下。

  「早上,我對這案子突然有種突發奇想的答案:『最不可能是犯人的就是犯人』。你想,劉帥德被襲擊有人目擊嗎?萬一全是他自說自話呢?或者,在我們眼前的根本不是劉帥德呢?」

  「什麼!?」我驚叫。

  「你想,臉上的刀疤毀了他的容貌,讓他跟相片上的男子大不相同了。真正劉帥德是擅於繪畫的人,眼前這傢伙卻因手眼雙殘而不再繪畫。拼命與楊家避不見面,真正的原因說不定是為了不被認出。」

  「天呀…。那,真正的劉帥德現在在哪?這冒充他的人又是誰?」

  「你還記得嗎,楊宗義死於車禍時面目全毀。這下有概念了吧?」

  真想不到…,真想不到。我仔細反覆小唐所說的,劉帥德早就被害死了,兇手是楊宗義,他替代了劉帥德而活在世上。而奪走照片,是為了隱藏毀容後的楊宗義和劉帥德生前面貌上明顯的不同…。

  的確是最不可能的兇手。等等…就算如此,還是有很多事無法解釋呀!

  我轉頭看著小唐,他噗嗤地笑了出來:

  「嘻,你還真相信我說的天方夜譚呀?因車禍而毀去臉孔這跟本不是犯人事先能計算預料到的,只能說是巧合。若真要毀掉屍體的面目,可以使用更多保險的方法。最重要的是,兩個人之間的血型完全不同,醫生在急救手術時不可能沒發現。仔細分析就知道這推論站不住腳,你竟吃驚成這樣。哈。」

  「喂!耍我呀?」真是的,搞什麼嘛。

  「不﹑不。我開這玩笑是為了打開你天馬行空的想像,因為這案子的真相不使用點奇想是看不出端倪的。簡單的說,這案子之所以複雜是因為有兩個單純的動機交疊在一起造成的,而非警方所以為的單一動機。」

  「我不懂。哪兩個單純的動機?」

  「噓。我們現在正前往劉帥德的住所,抵達時我就會說明一切。」

  他閉上眼睛,我只好取出筆記重新翻閱。真相就在其中,而我卻看不出來!正氣惱的我想起小唐早上在看的台北市地圖,為什麼要看地圖?這是條什麼樣的線索?

未完待續...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