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7日 星期六

背影的追尋(10)

十.尾    聲


  隔天楊雅婷收到我們通知而前來事務所了解我們調查的結果。

  「啊?你說照片上的人不是我父親?」

  聽到小唐的說明,她叫了起來。

  「是的,根據我們從醫院得到的資料,妳父親是A血型,母親B型。這種組合之下的孩子有可能是各種血型。妳是O型,其下兩個弟地分別是A和B型,都合乎這範圍。而照片上的男子是AB型,和妳母親絕不可能生出O型的孩子,這樣妳了解嗎?」

  「但,那男人究竟是…?」

  「他是妳母親學生時代的初戀情人,不過很抱歉,因為證實了他和妳之間並無關聯,所以為顧及當事人之隱私,我不能透露半點他的消息。」

  楊雅婷對這樣的調查結果看來相當不滿,欲向我們索回照片時,小唐直是跟她點頭道歉,說:照片遺失了。

  她極為生氣的甩上門離開,自然,我們是拿不到這件委託的半點酬勞。

  「屌光,你看。」小唐引領望著窗外:「么弟楊邵文開車接他姐回去了。跟我猜測的一樣。」

  「那又怎樣?」

  「哼哼。」他坐回椅子上:「還記得我們還有個謎未解嗎?楊夫人死前為何要向自己女兒說出那不是事實的身世告白。其實這些都是楊雅婷計畫好的。」

  看我眨眨眼,他才說:

  「你不懂這事從頭就是個圈套?我們只是被耍著玩﹑被利用的對象罷了。我認為她不但早知道自己的身世沒有問題,更知道大弟楊邵輝和自己可能是同母異父的姐弟。照片也許是她和楊邵文在某個地方找到的,排斥楊邵輝的她們,發現自己可能無法繼承公司的經營權,或是貪圖那多一份的遺產,打算聯手除去這礙眼的弟弟。於是乎來到我們面前,編出那套母親遺言和尋父的謊話,目的是想利用我們證實楊邵輝並非楊宗義的遺後,使其喪失繼承權。」

  聽完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總之,她們並沒有得逞。我昨晚打了通電話和鄭先成談過公司繼承人的問題,他打算在三天後宣佈將公司轉讓給楊邵輝的決定。」

  小唐閉上眼,很滿意地笑著。

---全篇完---

原作完成時間:98.02.07/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