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6日 星期五

七夜怪談外傳──解脫之道(十二)

晚上十點半 橫濱市

  黃羅小五郎家裡的錄影機不斷運轉著,他正忙著拷貝那卷詛咒的錄影帶。

  手邊已有十幾卷完成品,他準備將這些『錄影帶病毒散佈出去』。

  與其說他這麼做是為了自救,倒不如說這已成為擴張他私慾的利器。這真是可以殺人於無形的好東西,任警方怎麼也查不出真正的死因…。

  ──誰也不能阻擋在我邁向成功的道路上,否則…只有死!──


        這個想法讓他將拷貝後的錄影帶以『手術實況』為標題給了神津恭介。只要那老頭一死,他才有出頭天。他才不管院長說的什麼『七三一』或『政府背後的密秘實驗』…。

  ──神津那死老頭不知看過錄影帶沒?──

  黃羅心想,決定明早去探探口風。

  不過如果他也將錄影帶拷貝給別人看呢,一切豈不白忙?所以,只要死老頭一看過錄影帶,他得想法子將那卷帶子取回或銷毀,不讓神津恭介有破解謎咒的機會。

        接著還有那些人必須除掉呢?


        不再愛他的杜鵑美人和從中作梗的窩人一家。


        該死!


        奪走黃羅小不點的岳父一家。


        該死!


        還有誰呢?他腦海中浮現從小到大的同學們,唸醫學院時曾因嘲笑黃羅家境窮困的肥貓,以及中學時拒絕過自己的第一位女孩;小學時總向老師打他小報告的阿胖,幼稚園時搶走自己手中棒棒糖的小毛…。


        ──這些曾和我作對的人,現在要你們嘗嘗痛苦!──


        一種被害妄想的報復心態在黃羅腦子裡作祟,他雙眼佈滿血絲地瘋狂拷貝錄影帶,並在標籤上蓋上『最新旅遊導覽介紹 贈閱』的印章。


        「仇人多得很。七天的期限我還有五天半的時間,時間很夠,慢慢來沒關係…。」


        然而他不知事實上自己只剩一天半的時間…。


        「哈哈哈…。」黃羅瘋狂地大笑著。

        ******

        忙碌了一整天,調查並沒有什麼成果,會員路人A的案子完全陷入膠著。


        目前煩惱北野謎熊的問題就是:動機。


        經背景調查發現,會員君嗜賭成性,欠了一屁股近千萬的債務。會是黑道賭場討債不成而殺人嗎?但這樣有什麼好處?依會員君的收入,逼他償還的可能性其實很大…。


        會員君的保險受益人呢?


        他死後的保險金歸於他已年邁的雙親,為此行兇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的。


        雖然曾懷疑命案地點在『長谷』醫院的牠,經明察暗訪卻看不出會員君與醫院同事交惡的跡象。


        究竟是誰?為了什麼而這麼做呢?


        謎熊回到家走進廚房,摸摸毛絨絨的肚子。


        「有點餓了。」


        牠說著,走到水族箱將利爪往內一撈,蠹魚們避之唯恐不及,但還是有條倒霉鬼。


        謎熊滿意地捧著這條活蹦亂跳的美食坐在柔軟的沙發上。


        「等等!」


        正當牠張開大口,蠹魚叫嚷著。


        「哼,還有什麼遺言想交待嗎?別說我不給你機會…。」


        「熊老大您就行行好,給小魚我一條生路吧!」


        「神經病。」北野嘴又張大了開來。


        「且慢,如果我用會員君命案的破案線索來換,可以放過我一馬吧?」


        「耶?你也知道這案子?」


        「你先聽聽你自己的電話答錄機裡的留言再說。」


        謎熊起身趨近電話旁一看,確實有一通留言。


        按下『PLAY』,是謎熊跟班的小警員王幹探的聲音:

        『熊老大,今天傍晚我們接到打到警局的報案電話,有個自稱「鈴木光司」的小說家知道您是當初接辦高中生「光本正堂」自殺案的警官,要我告訴你:那名高中生是被謀殺的。他親眼見到他的屍體被一支銳利的魚叉貫穿,埋藏在伊豆外海的一艘沉船中。

        簡直教人難以置信,但想來這或許能解答警方打撈遍尋不著光本君遺體的原因。總之老總希望您能盡快動身前往伊豆的「人狼城」旅館一趟。』


        留言便停頓於此。


        北野謎熊呆立半刻,緩緩唸著: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高中生被殺害,和會員君之間…又有何關係?」

        「說你笨你還不承認!」蠹魚嚷著:「會員路人A不是曾宣稱自己晚上慢跑時親眼見到那名高中生投河自盡嗎?假如這個名叫『鈴木光司』的人所言屬實,那會員君很明顯就是說謊!或許他就是兇手,企圖引導警方將調查以自殺為方向…。或者,殺害高中生的真兇買通了會員君作出假的目擊證言,以便使警方忽略那高中生也有可能被殺害的可能性。後來也許會員君反拿此事為把柄企圖威脅真兇,迫使對方殺人滅口…。你不也調查到會員君債臺高築?這種人只要為了錢,什麼都肯幹!」


        「有…有道理。」謎熊不敢相信聰明如自己竟會被一條蠹魚開竅。


        「也該你信守承諾,放我回河中吧。」


        「放你回去?可是老熊我肚子就是餓呀!」謎熊不管三七二十一,將蠹魚拋入半空中,仰張著大嘴等候著。


        「非人哉!你這隻笨熊若吃了我,就無法得知兇手是誰了!」


        「啥!?」謎熊噤口。


        「會員君屍體被人發現在公園的前一天晚上,我們都很清楚地看到是誰將屍體移屍至北落公園的涼亭。」


        「是、是誰?」


        「笨蛋,告訴你豈不立刻將我吞下肚?」


        「你不說我現在就咬斷你這臭魚頭!」


        「………。」蠹魚屈服:「我不知道那是誰,但他的臉我記得清清楚楚,再給我看到一定可以指認出來!」


        北野無可奈何地說:「看來今天只得吃素了…。」


        將蠹魚丟回水族箱內,看著牠自在地悠游著,北野只能打開冰箱搜尋鮭魚罐頭以求溫飽。


        「唉…,吃剁碎的死魚多沒意思。開罐器咧?」


        這時門鈴聲響起。


        謎熊不耐地嚷著,順手一舔利爪上的魚醬:
        「誰呀?在我要吃飯的時候…。哼!」


        「打攪了,北野警官。是我,神津恭介醫生。」


        「啊!神津醫師。我正好有事想請教。」謎熊敞開大門,銀髮灰灰的瘦高男子在玄關換上拖鞋走入。


        「喔?」神津恭介反倒吃了一驚。


        「是這樣的…。要不要吃點生魚片什麼的?」北野謎熊見對方揮手回絕,接著說:「關於貴公子的死我們還在調查,我想確定的一點是:光本正堂投河自盡的當晚人確實自伊豆返回家中?」


        「啊…。」對方明顯被這突來一問衝擊到:「警官,小犬尋短當時我人並不在市內,我前往大阪一週為總理的換心手術作準備這您也是知道的。當時的一切恐怕問我內人理惠會更清楚些…。不過內人曾明指小犬當晚確實返家,並因為學校導師的家庭訪談電話而萌生輕生之念這點該是無庸置疑的…。請問警官何故出此一問?」


        「啊,不是、不是。」謎熊急忙揮手:「大概只是惡作劇的假報案吧…。有人報警說在伊豆的外海尋獲貴公子的遺體,還說是被謀殺的,什麼魚叉貫穿…。真是太荒唐了!」


        謎熊自顧自地說著,眼角卻偷偷瞄著對方神情的變化。


        神津恭介張目結舌的表情是再明顯不過。


        北野直覺其中必有隱情!
        「報案的那人還自稱鈴什麼…啊,鈴木光司!就這個名字。」


        略帶試探性地吐出這句,果然讓對方不禁地微微發出愕然的聲音。


        「鈴木…!又是他!」神津恭介以耳語的輕音自語,然而字字都逃不過謎熊那對毛絨絨的半圓形大耳朵。


        ──看來這次伊豆之旅勢在必行。──北野謎熊想。


        牠立起碩大的身軀作勢向冰箱移動說:
        「神津醫師,請問你熟不熟識貴醫院的藥劑師-會員路人A君?」


        「見過一、兩次面。幾乎沒什麼交情。」


        「喔,當然大醫師怎麼會跟小醫生鬼混呢,哈哈!」謎熊笑笑,卻偷偷貼近水族箱低語:「死蠹魚!你們在北落森林公園所看到的殺人兇手是不是他?」


        眼見蠹魚們各各搖頭,牠不禁皺了眉頭,腦筋一時也茫然起來。


        原本對兇手已有十之八九把握的牠,卻被蠹魚們給否定掉。


        ──就算醫生他不是兇手,也鐵定知道些內情。關鍵在於迦納理惠的證詞,既然她說光本正堂當晚人在橫濱家中,那就不可能又同時身處伊豆兩地…。這究竟…?──


        謎熊不解,來到冰箱也不知該幹什麼,索性抓起剛才未退冰的魚罐頭回到沙發上嚼了起來。


        「對了,還沒問您神津醫師您這麼晚來到寒舍有何指教?」


        然而對方只是低頭一陣陰沉的冷笑。


        謎熊正感莫名之際,對方開口:
        「我原本是想為了些無關痛癢的事和您聊聊,您還記得我正從事的超能力研究吧?先前一直因為缺乏良好的實驗材料而難有進展,不過我想最近研究會有突破性的發展,我知道您一定會感興趣,所以想找您談談。但是看現在的情況,我想先介紹個朋友給您認識。」


        「喔?」


        「請稍等。」


        謎熊看著神津恭介走向玄關,轉動的門把,心中納悶來者會是何方神聖。


        醫師笑了笑,門一打開,黑色的人影杵立於門外。


        北野謎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色的身影徐徐踏入屋內露齒一笑。


        「是…是『你』?」


        北野話未說完,身後的水族箱已波濤大作,蠹魚們在裡頭打滾叫鬧著:
        「熊老大!就是『他』!」


        突然如電源接對了線,謎熊頓時通明眼前的一切!他一個縱身躍過沙發直奔掛在衣架上的制服外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警用左輪手槍直指著。


        「別動!雙手舉高!」


        看似佔盡優勢的謎熊冷靜地打量對方,發現神津恭介嘴角依然陰冷地笑著。


        突然間謎熊心臟猛烈抽痛著!


        一時間手槍已掉落地上,牠雙爪痛苦地猛按著自己的胸口。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我不能呼吸了。」


        「別殺了牠。」神津醫生制止身旁的『那傢伙』。


        北野謎熊感到微微放鬆,卻依然失去反擊的能力,自己的心臟如同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一雙看不見的手掌玩弄著。


        「抱歉,北野警官您已知道的太多,逼得我不得不提前計畫。」


        突然間謎熊感到一陣暈眩,閤上眼睛前最後看到的,是神津恭介和『那個人』牽進一頭外貌和自己頗為相似的台灣黑熊。


        「得把牠們兩個身分調換…。」神津恭介對『那個人』說

        ******

        在伊豆的『人狼城』溫泉旅館內,凌徹大三元等待盥洗畢的希映八重子和希區烤栗子看到即將播放出的『詛咒的錄影帶』。


        他心裡乞求著恕罪,為了求生存,他不得不!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已過去,隔壁的房間並沒有發生什麼,反而變得鴉雀無聲。


        難道定時並沒有發揮效用?


        再等了一會兒,他終於按耐不住,靜靜地走到希區她們房外的紙門。


        嘩的一聲,他將門推開,眼見鈴木光司竟坐定其中,手拿著那卷黑色錄影帶冷冷地看著自己。


        八重子和烤栗子偎在一旁不發一語。


        「大三元…。」鈴木開口。


        原來他早已察覺到凌徹異樣的神色,在傍晚無法尋獲最後一具貞子的屍首後,他便在凌徹的眼神中驚見一種熟悉、令人顫抖的色彩,那是他當年為求自保而害死高山龍司一家人時自己也曾出現的眼神!


        悲劇絕不能再重演!


        在不祥的預感下,他為避免凌徹重蹈自己的覆轍,一直緊盯這中學生的一舉一動,並假借外出買菸的理由在外窺視其行為,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眼前這中學生必定暗藏那卷危害人間的錄影帶。


        得將錄影帶誘使出來並毀掉!


        八重子和烤栗子出外洗泡溫泉完全是他事先串通好的,目的就是製造凌徹下手的機會。


        一切必須結束。


        因此他也報警向警方說明部分的事實,如此明天伊豆海岸就會被警方封鎖,也沒有人能再接進這塊不祥之地。


        兩個女孩子雖答應鈴木在這陷阱客串上一角,但內心裡卻怎樣也不相信同學兩年的大三元竟會加害她們!


        如今事實擺在眼前,當時對鈴木的猜疑感到可笑的她們也呆然地不知所措。


        「我就料到你會下這一著。」


        鈴木光司說。


        大三元怎能辯口,早已鐵青了臉。頓時他雙腿一軟,跪倒下來。


        「對不起!各位,非常抱歉!我真的是出於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哼!你還知道錯!」


        「烤栗子、八重子!求求妳們看這卷錄影帶吧!我保證會在三天內找出貞子的遺體,破除一切謎咒的!一切都不會有事!」


        凌徹涕淚遽下,嚇得兩個小女子縮成一團。


        「大三元,找到全部貞子的遺體是否真的能破解謎咒還是個未知數呢!萬一這法子行不通,你對她們能有什麼交待!?雖然我對你的情況感到同情,但若此事真要有個結局,你必須是最後一個!我不能再讓這事漫延開來…。」


        「不會的!只要找到最後一個貞子,一切都會解決的!一定是這樣!」凌徹吼叫。


        「去!這種錄影帶還是毀掉的好。」


        「住手!還給我!」


        凌徹一個飛撲試圖阻止鈴木光司將映畫磁帶抽出的動作,但肥壯的鈴木畢竟不是一個中學生可以奈何得了。他將大三元一個轉身甩開,硬生生地扯爛磁帶,將錄影帶砸在地上踩個粉碎。


        「不!!」凌徹哭吼。


        「終於結束了…。」鈴木光司呿口氣:「大三元,其實到明天早上十點還有時間,你不該就這麼絕望。」


        「放屁!事情不是發生在你們身上,大可多講風涼話!」


        突然間,凌徹一躍而起,衝出房外。


        「喂!大三元,你要去哪裡?要幹什麼?」


        「沒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了,我現在要回到海裡找到那最後一具貞子的遺體!」


        「你發瘋啦!外頭正風雨交加呢!」


        凌徹不顧一切地往老闆的船塢奔去,鈴木光司為了阻止已臨崩潰的他,也管不得如針急刺的颶雨打在臉上而追著。


        「幹嘛…?誰呀?」船塢老闆耳聞猛烈的敲門聲探出頭來,見了眼球佈滿血絲的凌徹,吃驚地叫道:「什麼!?現在出海?你阿達馬秀斗囉?」


        對方不理會老闆的勸阻,抓起『北落師門威而鋼氧氣瓶』背著便直往碼頭。


        「大三元!別作傻事呀!」


        鈴木光司叫嚷著,然而凌徹已將小遊艇的纜繩解開,發動馬達高速駛離。


        「喂…喂!」老闆呆然面對眼前突如其來發生的這一切。


        鈴木光司站定碼頭上使勁叫喚著,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銀白的閃電劃破天空的烏雲,一道大浪席捲而來,將凌徹那還未離遠的遊艇翻騰至半空中!


        所有人都張大嘴注視著它的發生。


        小艇落入海面碎裂成塊,凌徹大三元在狂亂舞動的海水中被吞噬,再也見不到蹤影。


        「大三元~~!」鈴木嘶聲地叫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