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30日 星期二

後記

@文末小記:

  『鏡子的魔術』是我第二篇短篇作品,按創作順序來說則是第三部小說。

  有人問,為什麼要以王幹探奇案事件簿為名。

  其實在我初期寫作過程中,前三部作品(到這一部為止)都各是獨立的故事,主角不同、背景不同、故事之間也毫不相干。然而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共通的人物,那就是王幹探。他雖然不是主角,但由於我甚喜歡這個由自己創造的人物,所以不管任何作品都會或多或少有讓他露臉、跑跑龍套的機會。

  這些案子或許都由不同主角所偵破,但卻全是王幹探周圍所發生的事。

  所以我拿他的名號作為自己所有作品的抬頭,算是一個具有異類特色的標記。

  然而一直到了第四部作品『背影的追尋』,我改變了想法。打算把我全部作品的主角做個統一,成為完整的一個系列作品。於是我創造出了小唐和屌光這樣的搭檔組合,第一次應用在『背影…』那篇。

  現在呈現在諸位面前的『鏡子的魔術』是我回過頭來重新修改主角的部份後所完成的。接下來的工作我仍會拿出以前的作品重新修改以達統一的標準,只是工程之繁重不知何時能完工。

  這篇原來創作時間只有短短兩天左右,這是我從以前的本格謎題轉型成為心理分析和邏輯推論的嚐試里程碑,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寫更多短篇集結成短篇集出書。

  談起小唐和屌光這兩人創造的原始模型,我得老實說是有點模仿克麗絲蒂筆下的白羅和海斯亭這樣的搭檔組合。比起福氏和華生,他們兩人的互動更明顯、更生動逗趣。我熱愛這兩個人物,甚至有想超越的心理,因此對小唐和屌光的背景和過去格外下工夫,希望能讓人覺得栩栩如生。

  也許現在讀者還沒感覺到他們的獨特性在哪吧?

  比起以往白羅和福氏兩個正義神探,我比較喜歡『有缺陷』的人,那種亦正亦邪的角色更能打動我的心,相信那種人就生活在我們周圍。人物互動和內心衝突的描寫希望會成為推理小說家的一個重要課題,而不只是流於詭計設計,這樣才能創作出不朽的作品。

  其實我已經有一套計畫在運作著,我喜歡倒敘故事的追尋手法,也就是當大家都習慣我筆下的人物時,我才寫新的作品說明小唐和屌光的第一次相識,還有和王幹探的關係,甚至因為小唐出身無父無母的孤兒設定讓我能再加入他尋找生父生母追尋自己身世的劇情。

  另外你一定發現我故事中的人物名字會重覆使用,其實這些都是我好友的本名,覺得好玩,也懶得編其他的名字,所以會產生這種混淆的狀況發生。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