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6日 星期五

七夜怪談外傳──解脫之道(十一)

  「醫生…,你、你!」一名腋下至左膝已被烈火燒成焦黑的男人掙扎著。

  「別怨我。你傷勢太重,根本不可能再撐多久的,就為大日本帝國鞠躬盡瘁,做個有意義犧牲的烈士吧。」

  伊熊博士用頭箍將那男人的頭部固定,用黑筆在他頭顱畫上個半圓。

  「你…你要幹什麼!?」男人驚叫。


        「監控紀錄的儀器都準備好了嗎?我要記下意識清醒的大腦對直接刺激所產生的反應,整個過程可能不會超過三分鐘。」

  伊熊一揮手讓研究人員就定位,從手術臺上拾起嗡嗡作響的電鋸。

  「喂,等等!」

  「抱歉不能施打麻醉針,否則實驗便失去了意義。」

  不理會那男人竭力的嘶吼,電鋸自他耳徹橫劃切開,紅色的血液如浪花般向外噴灑一片,沾滿伊熊一身。

  「博士,脈搏已加速到紅線!」

  「施打微量的鎮定劑,開始輸血,維持他的心跳!」

  男人肌肉繃緊,已出現全身性筋臠而顫抖著,然而他憤怒的雙目卻死死盯著伊熊面無表情的臉龐。

  伊熊使力一拔,將頭蓋骨分離,所謂的『灰色腦細胞』在光天化日之下微微蠕動著。

        「生理食鹽水,快!」


        「博士,已出現心律不整,我看他撐不過去的。」


        「導電叉快給我!別浪費時間!」


        伊熊手握帶電的鐵叉,低頭尋找大腦最神秘的部位。


        「如果我的推論沒錯,人死前這部位的腦部活動較平時劇烈數倍,只要稍加刺激的話…。」他話一出口,將電叉使力戳進大腦皮質下。


        「你…你不是醫生!你是惡魔!惡魔!」男子慘叫,瞬間白眼一翻、口吐白沫,瞬間一股強大的震波爆發出來,將伊熊和眾研究人員彈飛出數呎。


        所有的電子儀器在許多火花的舞動下停擺,燈光也熄滅。


        「就能爆發出巨大的能量…。」伊熊接著方才未完的話語,緩緩站起。


        「是…是保險絲燒斷嗎,博士?」


        「不,快去看看儀器上的記錄有沒有保留!快!」


        研究人員著急地叫著:
        「沒有…,剛剛那一瞬間的腦波反應完全沒有記錄!」


        另一端也嚷著:
        「磁帶機這也沒有!好像完全消磁了一般!一切都是空白的,這是怎麼回事,博士?」


        「或許腦波就如同FM的電磁波,對電子用品會產生干預…。這也就是為什麼肉眼無法看到的靈異現象有時會被攝影機或錄影機等捕捉到了。」


        「那也就是說,所謂的靈魂也不過是人死前最後的殘念,以一種電磁波的能量放送出去,只是沒有方才那般強烈…。那種飄蕩在空氣中的微電流?」


        大帥金田一羹柱從背後出現。


        「我想應該可以這麼說。」伊熊拍拍他的肩膀:「所以說,靈魂基本上是不具思考的能力的,它只是死者殘念(最後一個念頭)的投影,只會重覆做(或重播)一件事。有人見到鬼魂始終在同一處漫無目的的飄蕩,或老是出現在電話亭打永遠不會通的電話,這些都只是那些人死前最後一個念頭的重現,本身是毫無意識的,所以一般人也用不著害怕。」


        「重覆播放?難道就這樣永無止盡嗎?」


        「嗯…,我想即使只是一個念頭,也有其目的存在。只要目的達到,殘念自然就消失了。如不停撥電話的『殘念』,只要有一天那個號碼通了,它可能就會消失。」


        「殘念…。」金田一喃喃自語,又問:「好了。伊熊博士,剛才的事沒嚇著你吧?」


        他拉著這位年輕博士步出手術室。


        「怎麼會?金田一大帥,我當初就是期待能用活人做實驗才加入七三一的,果不其然,這些活體實驗的數據可是外頭怎樣也弄不到手的寶貝呀!」


        「的確,七三一的存在或許違背人道的立場,但它卻可以大膽的行徑將醫學的里程碑向前推進超越他國數十年的研究水準,回過頭來,我們的實驗成果還是能造福我大日本帝國後代無數的子孫!」


        「但…大帥,剛才的屍體該如何處置?」


        「那男的本來是和中國部隊作戰的前線士兵,中了一顆迫擊砲,下半身全焦爛了,即使截肢也保全不了他的性命。等一下會有人用機槍將屍體掃爛再丟回戰場,任誰都會以為他不過是沙場上的眾多英魂之一。用不著擔心,我們這兒做的事都沒有證據可查,不怕影響你回到社會的名聲和地位。你是我的哥們呀,伊熊!」


        「謝謝大帥提拔!」


        在一個樓梯口,狼狽二人分手。走著沒多久,羹柱回頭叫道:
        「伊熊!喂、伊熊風雷主!明天的實驗格外重要,去看看山村小姐目前的狀況再向我報告。」


        「啊…,是!」伊熊博士答應一聲,撥動烏黑的頭髮面色凝重地唸著:「志津子…。」

        ******

        「神津前輩!」


        「啊…,是!」神津恭介答應一聲,撥動已灰白的頭髮面色凝重地唸著:「小五郎…?」


        黃羅小五郎的叫喚聲將神津恭介自回憶的深淵中拉回現實。


        「小五郎…,很少見到您跑來我的外科中心這嘛。無事不登三寶殿,想幹什麼?」


        「怎麼?院長沒跟您提過嗎?哈哈哈…。」黃羅堆滿笑臉。


        「有話請直說,別打哈哈。」


        「是這樣的。院長見您為了這次的實驗忙得焦頭爛額,或許需要一個睿智的助手從旁協助,所以…如此這般、那般…。而且到時又…如此那般、這般…。」


        神津恭介面無表情地看著黃羅嘴巴如金魚般不停張張合合…。

        ******

        身著潛水裝備的光本正堂,動也不動地從走道栓鐵門旁露出半個身影,看著鈴木光司等不速之客。


        鈴木收起訝異的神情,開口問道:
        「你就是…失蹤已久的那名高中學生?」


        光本君靜默。


        希區烤栗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八重子肆無忌憚地走向前去,她才驚醒。希區八重子看到原以為已撒手人寰的光本君竟出現於此,興奮地推開門迎向前去,未料光本君一個失去重心整個倒入八重子懷中。


        八重子頓時臉色發青。


        因為她看見光本君的身體背後直直插著一根銳利的魚叉!


        方才被門邊遮掩的左眼,早已腐爛成了個空洞的窟窿,一隻小海蟹從裡頭爬了出來,又換個方向鑽進光本君的鼻孔內。


        光本正堂早已是具屍體。


        在場的所有人莫不屏息退倒,直到抱著死屍的希映發出駭人的尖叫,透過水波的傳達喚醒了每個人。


        「天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老闆驚魂未定望著大夥問。


        希區不發一語,前去攙扶已失去意識的八重子。


        「正堂果然還是死了…。」凌徹唸著:「但、但是怎麼會是在這裡!?」


        「他是被人謀殺的。」鈴木光司蹲在光本君的遺骸邊說:「奪走他性命的這根魚叉還很新,不屬於這艘沉船內的東西…,難怪警方在北落師門灣的打撈工作一直沒有收獲,原來這高中生真正送命的地點是在這兒!當初怎麼會有人作證看到他投河自殺呢?看來此事必有蹊蹺…。」


        「大三元。」他回頭叫道:「看來我們得立刻通知警方這驚人的發現!」


        「不!」老闆先凌徹一步阻止著:「黃金還沒找到耶!現在若讓警方插手,那我們的努力就全白費啦!那些財富將全都落入國庫中,我絕不允許!那些黃金是為了我而在此沉睡的,誰敢擋著老子發財,我就跟他拼了!」


        「鈴木老師,」凌徹呼應著:「你也知道我的時間所剩不多,雖然說對光本君很抱歉,但我們應先把眼前迫在眉睫的事辦完好嗎?」


        「………。」鈴木點頭。


        五人將光本君的軀體找個適當之處安置好,尾隨急躁不安的老闆踏入幽黑的船艙內。老闆不愧是經驗老道的潛水員,在曲折彎延的走道上沿路用螢光染料塗上記號,這樣回頭便不至於走失。


        經過許多大大小小的不知所用的艙房,裡面只散落著幾具被魚兒食盡的骸骨,一無所獲。


        「他媽的,黃金到底在哪裡?」老闆不耐地咒罵著。


        這時,他們踏進一個擺設整齊的房間,一張書桌前的腐爛的木頭椅子上,直直地坐立一個骷髏。鈴木光司將這房間的門板上一層青苔抹去,清晰地看到門牌上寫著:『艦長室──大帥 金田一羹柱』。


        「啊?是他!?」他叫著。


        「這傢伙就是這艘鬼船的艦長?」老闆說著,走向書桌前。


        一本記事本攤開在書桌上,書頁在水中緩緩擺動著,老闆看清上面的標題:
        『航海日誌 一九四五年 任務編號DF14764 伊豆外海』


        「不知有沒有提到黃金…。」正要動手去翻時,鈴木光司用力將他推開。


        「幹什麼你!?」老闆跌了個四腳朝天,橫眉豎眼。


        「不能隨便觸碰這本日誌。」鈴木說:「它在水裡已泡了數十年,不小心處理的話,很容易就碎成紙漿。大三元,過來幫我先把這骷髏移開。」


        「喔,好。」凌徹答。


        兩個小女生看到那恐怖的玩意,早就僵立在一旁動都不敢,尤其希映八重子還未從方才和光本正堂擁抱的驚嚇中回復。


        「咦?這是…?」凌徹一移動那骷髏,便注意到那灰白的頭顱太陽穴上的一個圓型的洞口問。


        「這…是彈孔。」鈴木緊縮著眉頭:「是自殺嗎?」


        然而仔細觀察四週,並沒有任何可能發射那顆致命子彈的槍械蹤跡。


        兩人合力並小心翼翼地將日誌端起,並塞入有封口的塑膠套內。


        眾人步出艦長室,來到一樓梯口,互望一眼,深呼吸後朝下一層甲板探索。


        ******

        約半個小時,老闆忍不住地罵著:
        「真的有黃金嗎?我看只是艘破沉船罷了,哇咧靠!」


        鈴木光司才在想要如何解釋『黃金』一說只是他隨口胡謅之時,一道牢固的高大鐵門破出黑幕般地立於眼前。


        「啊!是金庫!不會錯的,黃金就在門的後面!我彷彿聽到它們的呼喚。」


        老闆話才說完,不知何時他手邊又多出一支水中用的電焊槍開始工作著。


        只見青綠色的火花如煙火般閃耀,照亮整個甲板。


        才一會兒工夫,電焊槍在老闆手中不知覺中已變成重力扳手,硬是將這厚鐵門開出個洞來。


        「成了!」


        不用說,他當然搶第一個游了進去。


        然而,裡面自然是空蕩蕩的,別說黃金了,連個值錢的東西都沒有。


        鈴木瞧見老闆呆然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這個看似金庫的房間裡頭,卻擺著十個類似棺木的長方型箱子,凌徹等人大概已猜到裡面可能有的東西。鈴木一打棺木打開,果然躺著一個捲曲的少女形體的骨骸,而且身穿白色睡袍。棺木蓋上,分別標示著『貞子一號』~『貞子十號』。


        「好!現在每一個人抱一個出去,動作快!」


        鈴木喝令著,然而除了大三元外,沒有人照著做。


        「妳…妳們是怎麼了?」


        「不要!」八重子抗拒著:「這麼可怕的東西,我才不敢碰!」


        「這麼嘛…,我只是…。」烤栗子說不出話來。


        「對嘛!又不是黃金,幹嘛要我搬這種東西,值不了什麼錢的。」老闆生氣地叉著手。


        「氣死我了!難道妳們要眼睜睜地看著大三元明天早上死於詛咒嗎?」


        突然間,凌徹大三元跪在地上向所有人磕頭:
        「都是我的錯,是我把妳們拖下水的。但是,求求妳們就幫我這一次啊!老闆,我也拜託你,請幫幫忙呀!」


        「真搞不懂你們在搞什麼。唉,沒辦法,誰叫我這人天生心地善良…。」


        終於,大夥合力將貞子們的屍體一一抬出。


        一人搬一具,五個人原本要來回兩趟。但在老闆靈光一閃下,從別的船艙找到十幾套救生衣,給貞子們一一穿上,這樣只要把她們抱出走道外,這些貞子就能自己浮上海面,省下不少時間。


        「終於,只剩最後一具了。」凌徹如釋重負地將最後一個『貞子十號』的棺木打開,不禁倒抽一口氣。


        「怎麼了?」鈴木問。


        「空的…,這個是空的!」


        望著大三元手指之處,眾人訝然,確實少了一具、貞子的屍體少了一具!


        眾人還未理出頭緒之際,船身突如其來地產生巨大的震動!


        整個銅牆鐵壁四週有著嗡嗡的巨大迴響。


        「啊!海面上的冷鋒過境,引發的暴風雨!我早說過要快點回去的,再不走如果海流讓這艘船移位翻覆,到時就被困在這裡等十幾年後別人來發掘我們了!」


        「但是…。」凌徹叫著。


        「沒有但是了!老子我可不想陪著你們一塊死!」


        老闆話方出口,所有人都明顯感覺到海流猛烈的衝擊,像巨大的雙手在晃動的船身般,甲板的走道已很明顯地傾斜至四十五度角。


        鈴木光司看大勢不妙,拉著大三元說:
        「沒辦法了,非離開不可!等明天早上暴風雨一過,我們還有時間回來找最後一具。快走吧!」


        「如果這艘船移位呢?明天再來卻找不著呢?」


        鈴木不答腔,只是拉著他隨著老闆沿路塗抹的螢光記號的領引下逃出升天。


        「等等,還有正堂的…。」希區叫著,然而放置在甲板上的光本君屍首已被倒塌的鋼架攆壓地血肉模糊。


        顧不了這麼多,大夥只好捨棄光本君往船艙外奪門而出。


        終於在驚險萬分的大逃亡,每個人都平安無事地回到海上。老闆爬上快艇將九具貞子撈上岸,結束了這一天難忘的旅程。


        凌徹脫下一身厚重的潛水裝備,抬頭看著烏雲密佈、閃電交加的天空,心想:



        ──還有一具…。──

        到底他能不能在明天早上十點十五分的最後期限破解謎咒呢?


        ******

        對於黃羅小五郎依院長之願毛遂自薦擔當助手一事,神津恭介直接回絕了。


        這個實驗他絕不能讓外人參與。


        他從未忘記自己真正的身分-伊熊風雷主博士。一個為醫學界所摒棄的異端人仕,如今卻成為醫學界地位崇高的首席外科醫師,豈不諷刺?


        然而他畢生專注的研究卻還未有實際的成果。


        因為大戰結束,日皇投降,七三一的一切全被煙滅了,他畢生的心血也毀在政府手中。如今他打算重現七三一部隊的一切…。


        活體實驗!


        那才是他所要的!他已厭倦和天竺鼠和低等動物周旋的日子,他需要活生生的人供他實驗,這樣的成果才能真正推動他的研究,而不再是理論、理論!


        理論沒有實際驗證也只是狗屁!


        這事必須悄悄進行。


        他看著自己列出的活體實驗黑名單:北野謎熊。


        這是個絕佳的實驗材料,他必須設下陷阱,讓北野警官自投羅網。


        是什麼樣的陷阱呢?


        神津恭介嘴角浮出詭異又得意的笑容。


        他隨手將黃羅小五郎臨走前留下的一卷標明『癌症腫瘤切除手術實況』的錄影帶不削地丟入公事包內。


        小五郎說對這手術錄影帶過程有些許疑問想請教,要他看一下。


        不過他有更大的計畫要處理,哪有閒功夫管那芝痲小事?


        「北野謎熊,你就是我新的天竺鼠啦。哈哈…!」


        他冷冷笑著。

        ******

        ──明天早上…。來得及嗎?──


        凌徹大三元內心不安地悸動著。


        ──如果能再多點時間的話…。──


        突然他雙目一亮。


        ──是的,只要再給我爭取到三天期限,三天!我一定可以…。──


        當初那種可怕的念頭又再度浮現在他腦海裡打轉。


        是的,只要他能讓烤栗子和八重子倆人看到那卷詛咒的錄影帶,他就得救了!雖然說很對不起她們,但她們還有三天的期限,多出的這三天他一定可以找到最後一具貞子的屍體來破解一切的詛咒,平息貞子的怨念!


        然後一切歸於平靜,不會有任何人死的。


        ──只要多這三天,我有把握不會讓她們受到傷害。──


        他從背包內抽出那卷偷偷帶來的錄影帶。


        「時間差不多了。」


        希區偕同希映兩人去伊豆頗負盛名的溫泉泡澡,她們的房間空無一人,機不可失,要做就是現在!


        凌徹趁著鈴木光司外出買菸時潛入她們毫無防備的房間,將錄影帶放入廳臺那錄放影機內。


        將電視電源打開,設定錄放影機的定時開關,這樣時間一到便會自動播放。


        大約半個小時後她們就會泡完溫泉回來,那時錄影帶就會開始播放…。


        ──原諒我!八重子、烤栗子!我保證會破解謎咒讓妳們平安無事的。──


        他帶著極度的罪惡感離開房間,將門悄悄地閤上,雙手合十起祈求寬恕。


        果然在近三十分的時候,希區和希映兩人在嬉鬧聲中無戒心地踏入她們的旅館房間…。


        凌徹看著手錶,再過四十秒鐘…。時間在滴答中走得特別緩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