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2日 星期一

七夜怪談外傳──解脫之道(七)

        一踏入鈴木光司的住宅內,眼尖的希區烤栗子立刻發現廳房那台約二十七吋的彩色電視,是最新型的、保固標籤還很新鮮地貼在上頭,似乎剛買沒多久。

        「耶?鈴木老師,您不是說您家沒有裝設電視嘛?」在烤栗子還未多加思索時,希映已冒出這個問題。

        「喔…。這…這個嘛,這…才新買的…。」鈴木搔搔頭說。

        凌徹回頭說道:
        「八重子,既然妳們還沒看過,我想妳們也不會想看這卷惡作劇的錄影帶,能不能請妳們到門外等一會兒呢?這裡留我和鈴木老師就好。」


        「說的也是!」八重子硬抓著烤栗子唸:「快逃、快逃!」

        在門板閤上時,希區丟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給大三元。

        凌徹完全明白。他也對鈴木光司的舉止產生懷疑。

        「好了,年輕人,我們開始吧。」

        凌徹依他所指的方向開啟錄放影機的電源,將影帶插入其中。

        鈴木則操著遙控器將電視打開。

        大三元感覺手又不聽使喚,他害怕這次自己會看到什麼…。

        但,今日為了自救,也不得不如此了…。

        「你還在等什麼,年輕人?」鈴木催促著。

        ──對不起了,鈴木老師。──

        大三元一咬牙,按下了『PLAY』鍵,電視如同上次他所看到的一般,畫面由藍幕轉為黑麻的雜訊…。

        他嚥下嘴裡打轉的口水,害怕等會兒又要重新面對的事…。

        然而,等了許久…。


        黑麻的雜訊依然是黑麻的雜訊,什麼也沒有!


        「這…這是怎麼回事!?」凌徹大驚失色:「等等,本然應該有…。」


        他說不出話來,抓起遙控器將影帶快轉…快轉。


        事實勝於雄辯,這根本是卷空白帶!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就已經拷貝…。」他慌張張地抽出錄影帶,確定自己並沒有拿錯帶子過來。


        斗大的汗珠自他額頭滑下,難道自己還無法破除謎咒?


        心想該怎麼對鈴木光司做解釋時,他一回頭才發現對方全身疲軟無力地坐倒在褟褟米上,面色極為惶恐地喃喃唸著:

  「真的…,沒想到…十年前的惡夢真的又『復甦』了…。」

        凌徹一時無法理解他耳朵所聽見的。


        突然間,他想起八重子問道這臺全新的電視和放影設備。鈴木家本來不應該有這些東西的。鈴木自己說過他是不看電視的。


        「老師…。」終於,他說:「你也知道貞子是存在的吧?」


        對方沒有答腔。


        「老師,您新買的這電視…,還有桌上的這些報紙…。顯然您也一直密切關注媒體對國小學生暴斃死亡的報導吧?果然,您是早就知道貞子的存在,對不對?」


        鈴木光司無力地點點頭。


        「但是,我不懂。為什麼我無法將錄影帶放給您看?這卷『空白帶』無法證明什麼嗎,您又為什麼突然如此驚慌?」


        突然間,鈴木光司將大三元手中的影帶一把搶過,在地上砸個粉碎,用力將磁帶扯出。


        「你錯了,這並不是卷空白帶。只不過是我們兩個人看不到它真正的『內容』罷了。」


        「看不到?」


        「就像水痘一樣,只要感染一次便終生免疫。這個錄影帶病毒也是如此…。」


        「啊…!?」凌徹張大了眼。


        「沒錯,年輕人。就如同你現在所想的一樣,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經看過這種錄影帶了。」

        ******

一九九九年 七月十八日 星期日 上午十一點 橫濱

        黃羅小五郎緩緩地張開雙目,一陣襲向他腦袋的疼痛讓他暈眩,他明白自己宿醉未醒。寂寞的他,如今只能擁抱濃烈的醉意才能安然入眠。


        勉強支撐身體坐起,掃開枕邊已乾棝的空酒瓶。


        窗外刺眼的陽光射入室內,他看了下手錶,知道自己昏睡將近十四個小時。


        「不行!」他跳了起來:「我不能再這麼沉淪下去了!我名醫師(未來式)黃羅小五郎怎麼能因為小小的打擊便如此消沉?誰都知道我註定要取代神津恭介那老不死成為醫學界的第一把交椅,又有多少人期盼能在這亂世中接受我如來妙手的神奇醫術?這個世界是需要我的呀!」


        在一陣自欺欺人後,黃羅猛灌自己迷湯總算感到信心恢復。


        重新整理再出發,該從自己的家做起。


        他決定將垃圾、煙蒂滿地的房間打掃乾淨,讓這個房子回復昔日的光明。

        ******

        花了半個上午的時間,凌徹大三元在自己房間內偷偷地將『詛咒錄影帶』拷貝一卷。這件事他蹺蹺地進行,不敢給父母或任何人知道。昨天下午和鈴木光司之間密談的詳細內容只有他知道,他並沒有將事實完全告訴希映和希區兩人,其中最重要的關鍵被他隱瞞了。


        「大三元!」凌徹的母親-既晴風信子在樓下叫著:「八重子和烤栗子已經來了,你們不是要去自助旅行嗎?別讓同學等太久呀!」


        「喔,我馬上就下來,媽。」


        凌徹回應著,趕緊將錄影帶丟入旅行背包內,並將母帶藏在床底下。


        鈴木光司告訴過他,凡是看過錄影帶的人只有三天壽命-三天,而不是七天!過了這三天的潛伏期,若沒把錄影帶病毒傳染給別人,體內的病毒便會發作,立即死亡。


        他此趟出遠門便是要找出破解謎咒的方法。


        只剩下兩天不到的時間!沒想到會這麼急迫!


        他匆忙地下了樓,父親大四喜從報紙探出頭問道:
        「孩子,去哪玩呀?」


        「伊…伊豆。」


        「喔~。和兩個美女去喲?」大四喜瞄了瞄門口的希映和希區兩人說:「會外宿在賓館吧?你可比老爸我還會享齊人之福…。晚上別忘了給她們來個『槓上開花』,以後我孫子的名字就取『凌徹槓上花』吧。」


        大四喜不懷好意地笑著,手又筆出ooxx的手勢:

        「千萬別敗了我們凌徹家風流一世的血統呀。」

        「知道了,老爸。」大三元面無表情地走向門口。


        此時他腦海中更為了某件事盤算著。


        如果這兩天無法找出破解謎咒的方法,那背包內藏的錄影帶就派上用場了。為了自救,勢必得犧牲八重子和烤栗子。他為自己恐怖的想法感到顫抖,罪惡感更讓他抬不起頭看著門口那兩位已和自己相處兩年多的同學。


        ──雖然我寧可不走到這一步。但萬一情非得已…,對不起了,八重子、烤栗子,請妳們一定要原諒我…。因為…。──


        ──因為我真的不想『死』!──


        ******

        約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黃羅小五郎便將客廳整理地煥然一新。


        他帶著吸塵器和拖把來到自己的孩子-小不點的房間內,打算清理好以便迎接自己歸來的孩子──如果他還有回來的希望的話,至少黃羅是這麼相信的。


        然而當他打開衣櫃將裡頭零亂的衣物全部取出,打算重新摺疊時,發現藏在層層衣物下的一堆錄影帶。


        小五郎看著封面大叫:
        「哇咧~!什麼『飯島愛』?『楊思敏』?唉喲,『天心』也不放過?媽的,那小毛頭連幾根毛都還沒長齊,竟敢學他老爸我偷看這種東西!」


        小五郎往更深處翻找,驚訝地說:
        「啥?連台灣最新的『季芹』也給我在這出現!」突然間,他看到了什麼:「咦?這…這卷沒外殼沒貼標籤的錄影帶是什麼?」


        他拿起那捲黑色的錄影帶,約莫半刻便想通似地說:
        「該不會是無碼片吧?再不然一定是『美女與野獸』這種世界名片。」


        突然間,一種饑渴的感覺湧至他的喉頭,令他發癢。


        是的,如今已孤家寡人的黃羅覺得:自我安慰的時候到了!


        「沒錯,是時候了。」他將那一堆黃色影帶抱到客廳的電視機前,準備幾張衛生紙自言自語地說道:「身為一個成功又偉大的父親,實在有必要瞭解自己孩子的口味是什麼。該是給自己孩子正確性教育的時候了,不過在此我得先溫習一下功課才行。」


        黃羅再度搬出冠冕堂皇的話來自欺欺人,卻擋不住他準備狼吞虎嚥的神情。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那卷沒有標題的錄影帶塞入錄放影機內,並開啟電視挑個好位置穩穩地坐著。


        再度,他嘴角又露出那招牌般的淫笑。


        電視畫面從藍幕轉為黑麻的雜訊,突然間,他看見一張青色的臉孔出現在螢光幕上,睜大著眼睛正瞪著自己!


        那是…電視裡面瞪著自己的那個人是他!黃羅小五郎!


        他嚇得張大了嘴往後一仰,畫面中的自己也做出一樣的動作。


        這是倒影嗎?黃羅趨近仔細一看,裡面的自己也將臉貼了過來。不、這絕不是倒影!難道電視上裝了隱藏攝影機不成?


        他想起電影『全民公敵』的場景。


        突然間,他發現螢幕中自己的身影逐漸拉遠、或縮小,電視畫面閃爍了幾下。等等!他還以為自己眼花了,那不是閃爍,而是閉合又張開。螢幕上黑黑的背景竟是一隻眼睛的瞳孔。


        發現上下緣出現眼睫毛的影像,自己的身影已縮到快看不見。


        鏡頭繼續拉遠,鼻子、嘴唇都落入鏡頭內。


        那是一張極為蒼白的少女臉孔。少女正用令人背脊發涼的眼神注視著自己。


        少女微微地搖頭,鏡頭再往外啦,已可看到少女的全身、和她一身純白的睡袍。


        然而還有其他『人』!


        又有兩個…,不,三個長相、外觀、衣著如出一轍的少女落入鏡頭內。


        不、不止…,有十個,總共十個少女一字排開,用冷峻的眼神盯著自己。


        黃羅試圖移動自己的身子以躲避她們駭人的目光,然而一挪動身子他就發現,電視中少女的眼睛竟會隨著自己跟著移動!


        終於,他看清楚少女們所在之地的背景…是在一艘沉船裡。


        突然間,十名少女憤怒地張開嘴巴,發出刺痛耳朵的頻率。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酒還沒醒嗎?啊…啊呀!救…救命呀!」


        已嚇得屁滾尿流的黃羅小五郎發出令人顫抖的悲鳴…。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