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

七夜怪談外傳──解脫之道(四)

一九九九年 七月十七日 星期六 上午十點整 橫濱

        北落師門河灣順流而下約二、三公里處有一處寬廣的市民活動公園。

        這片公園畫地佔了河道兩岸約千頃的綠地,中間只以一座拱形的『師門橋』做連結,不消說,此處便稱『北落森林公園』。

        師門橋上以往擠滿遊客觀看『蠹魚躍龍門』的熱潮今日不復見。



        河堤旁仍有四、五個老人不在乎『嚴禁捕捉蠹魚』的標示垂釣。

        蠹魚是北落師門河灣獨有的特產,世界上沒有其他地方有這種魚。牠們的前身原本是太平洋裡某種叫『耐吉』的深海魚,因為潮汐的的變化不小心游入北落師門河灣後被困於其中。然後是遇上了日本被美軍以兩顆原子彈轟炸廣島和長崎,輻射的影響讓這些『耐吉魚』突變成今日的『蠹魚』。

        蠹魚的特徵是魚頭特大,魚身及魚鰭都特小,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游動緩慢易於捕捉。然而最令人震驚的,這些魚因為突變而能與人溝通,能夠說話!

        台灣便有許多名人遠道而來,如詹宏志先生便帶回了一條放在自己開設的推理書坊飼養著。

        據說活吃這種魚可預防並治療老年癡呆症,強化腦袋的推理能力,因此已成為老人們大量捕殺濱臨絕種的魚類。然而政府並不打算為牠立下保育措施,因為學者一致以為:這種生物原本就不該存在著,讓牠滅絕乃是天意。

        北野謎熊以往沒事也會來這抓幾隻蠹魚吃吃,對熊來說,魚是主食,尤其是這種怪魚。然而今天他可不是閒著的。

        這種怪魚吸引了大批的遊客,但今天公園卻異常冷清。

        公園頂上佈滿愁雲,三輛警車停在公園中央的涼亭旁,這就是那些違法釣客避之唯恐不及的原因,也使得其他遊客紛紛走避讓公園難得落個清靜。

        北野警官挪動毛絨絨的龐大身軀下了車,走入涼亭中。

        「死者是誰?」他問。

        涼亭裡一具穿著紅色套頭運動衫的屍體面朝下地倒著,後腦梢裂開一條手指寬的傷口,是最明顯的死因。地上的血跡早已乾凅成深色的暗紅。

        死者左手緊握著一張沾了血的五仟方丹的鈔票,地上散落著一些零錢和一只咖啡色皮夾。

        「死者是…,」小警員翻動記事本說:「住在離這兩條街的『會員』君。皮夾裡有他的身分證件。」

        「會員?」

        「是的,熊老大。他的全名是『會員路人A』,在『長谷』醫院當個小藥劑師。」

        「路…路人A兄!?」

        謎熊瞪了大眼,一把將死者的身分證件搶了過來。

        沒錯,大頭照的那個人是一週前自己才見過的那個…那個唯一目擊高中生『光本正堂』投河自殺的目擊者!

        目擊光本正堂投河的時候,這位會員君恰巧也在晚上從公園出發,延著河堤慢跑。

        從現場看來,這次也是在昨晚慢跑時遭到襲擊。

        是巧合嗎?

        突然間,他聞到某股怪味:
        「等等,死者身上有種奇怪的味道…,我說不上來,好像是某種藥水味…。」

        「我怎麼沒聞到?」

         「哼,你們人類的嗅覺是不靈的,這要靠我…。」謎熊晃動他黑色的鼻頭在屍體上嗅著:「沒錯…。真的有某種怪味在…。」

         「死者在醫院藥房工作,帶點藥味也算不了什麼吧?」

         「是沒錯…。」謎熊搓搓鼻頭。

         「看來是普通的搶案,熊老大。」小警員說。

         「你這麼覺得?」

         「看這個現場,一個慢跑者被公園的流浪漢襲擊,搶走身上的現鈔,因被害人抵抗而痛下殺手,應該是這樣不會錯。」

         「那麼犯人至少有兩個。」

         「喔?」小警員看著北野警官。

         「一個和被害者正面搶奪財物,另一個從背後拿起……偷襲,往他後腦重搥…,這樣才能解釋現場的狀況。對了,凶器找到了嗎?」

         小警員搖搖頭。

         「那足跡的採集呢?鞋印?」

         小警員再度搖頭:         「第一個發現屍體報案的老婦人把現場的足跡弄亂了…。」

         「嗚…。」謎熊用利爪摳摳屁股:「好吧,應該是普通的強盜案不會錯,等法醫把屍體帶走就讓剩下的人收工,我們上車吧。」

         「也不知這算不算得上詭異…。」小警員發動車子說:「最近我們遇上的死亡案件,都發生在與『北落師門』四個字有關的場所。投河的光本正堂,北落師門街上的黃羅美代子,還有今天這個在『北落森林公園』慢跑的倒霉鬼。」

         「的確有點詭異,這名字確實有點不祥。」

         「對了,熊老大。您有沒有看今天早上的晨報?」

         「沒有,幹嘛?」謎熊舔舔利爪,又伸入褲襠裡。

         「昨天又有七名小學生暴斃身亡,四名『碑戶』小學的學童,三名是臨近的其他國小學童。真夠怪的,醫生都查不出死因,但死亡數字如此增加,真不知道是否出現某種只會感染小學生的傳染性心臟病…。」

         北野謎熊停下摳屁股的爪子聽著。

         「熊老大,大家都在謠傳是貞子的錄影帶在作怪,據說這些學童死時電視都會轉到沒有頻道的那一台開著…。也不知是真的還假的,聽來還亂恐怖耶。沒想到一部電影的影響力能這麼強大,我是不是也該跟跟流行去戲院…。」

         後面幾句話北野謎熊已聽不進去,他愕然地回想黃羅美代子死時現場的一切,和傳聞完全一模一樣!

         他呆然片刻後突然問道:         「等等,你說剛才那位死去的會員君是『長谷』醫院的藥劑師?」

         「對呀,怎麼了?」

         謎熊雙爪繞臂思索,沒有答話。

         整個事件的開端-光本正堂的死,他是『長谷』醫院首席外科神津恭介的養子。黃羅美代子則是『長谷』現任外科醫生-黃羅小五郎之妻。而今天發現的這位會員路人A,又是『長谷』的藥劑師…。

         一切都跟『長谷』這間醫院存在著某種關聯,到底是…?

         他低頭思量著,沒多久便昏睡過去。
         ******
         「看到今天早上的消息了嗎?」希映八重子猛力地搖晃凌徹的雙臂叫喊:「又有七位小學學生死咧!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正納悶…。」大三元神情黯然地說。

         「詛咒!一定是詛咒!」八重子已陷入歇斯底里。

         「喂,妳冷靜點…。」

         「貞子是存在的,世上真有看了會死的錄影帶…!!」希映完全不理會凌徹的叫喚。

         「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算了,愛發瘋去發好了,我才懶得管妳。」

         「哇哇~~呀!!」

         這時,凌徹家裡的電鈴響起。

         「啊,烤栗子來了。我去開門,妳待在這可別給我亂搞。」

         「哇哇~~呀!!」八重子仍是一陣狂叫。

         「怎麼樣?」一開門,大三元看到同樣神情凝重的希區便問。

         「你也看到今天早上的報紙…了吧?大三元…。」

         「我知道,又死了七個人。現在謠言滿天飛,八重子又發了瘋,我真的也是一頭霧水,不知該怎麼解釋這一切…。先別說了,快進來。」

         「哇哇~~呀!!」遠遠又傳來希映的亂叫。

         希區在玄關換好拖鞋,走進廳房,冷不防地冒出一句:

         「也…也許,這能夠解答你心中的疑問…。」

         凌徹啞然地注視她手上拿著一卷沒有標題的錄影帶。

         「這…這是?」他們倆對望一陣,大三元明白她手中拿的是什麼了。

         希區點點頭示意。

         「我妹從她小學同學那弄到的,她那個同學似乎也看過了錄影帶,急忙著想拷貝給別人看。當然他不肯告訴我妹這裡面有些什麼內容,我妹心覺古怪就直接拿給我了…。很顯然,這一定就是…。」

         「妳妹她沒看過,那妳呢?」

         希區猛搖頭:         「我也還沒看過。我想,既然我們三個都想解開這個謎團,就拿來一起研究…。也許真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也說不定…。」

         「太好了!」大三元猛一擊掌,接過帶子說:「妳去我房間把八重子找來,我在客廳把它放出來大家看,馬上就能證明什麼詛咒之說根本是無稽之談!八重子也能夠回復平靜了。」

         烤栗子進了他房間說了些話,突然間八重子殺豬般的狂叫聲又傳了出來。

         「哇哇~~呀!!大三元你這個混蛋,明知道我害怕還弄那卷帶子來嚇我!要看你自己去看,我才不陪你死呢!」

         凌徹受不了地叫道:         「就跟妳說沒有貞子這些東西,什麼詛咒都是以訛傳訛!要說幾次妳才懂?好,妳不看,我和烤栗子兩個先看。」

         「哇哇~~呀!!」八重子叫著。

         「大三…元,」烤栗子說:「我先陪八重子安伏她的情緒,你…你就先看吧。」

         「連妳都…?」凌徹望著希區難看的臉色,只好說:「好、好、好。我就一個人先看,看完後證明什麼事都沒有再叫妳們出來看。這樣滿意了吧?真是的…。婦道人家…。」

         「哇哇~~呀!!」

         他把房間門關上,免得錄影帶沒事卻反被八重子的鬼叫嚇到。

         獨自一個人坐在客廳裡,他打開電視機電源,準備將錄影帶放入錄放影機中,意外地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在顫抖著…。

         「哼,只是自己心裡有鬼罷了…。」

         鐵齒不信邪的他這樣告訴自己。

         花了好大的力氣,才穩住顫抖的手指按下『PLAY』鍵播放著。

         電視畫面從藍幕轉變成黑痲的子雜訊,然後…那是一個他熟悉的臉孔映在畫面中……。



===待續===